軟硬天師,由《廣播道Fans殺人事件》到《愛式》|謝頌昕網誌

恐懼鳥

-恐懼鳥網誌

恐懼鳥,男,大學讀犯罪學和心理學;從小喜歡蒐集世界各地的都市傳說和恐怖奇聞,並希望將恐懼在人群中散播。facebook專頁: 恐懼鳥 Scary Bird

失蹤小品(2)—微笑殺人理論再現|恐懼鳥網誌

2017-8-27 22:00
字體: A A A

兩個月後,一名市民在公園河流劃皮艇時看到一具浮屍,經警方驗證後證實是Henry McCabe。發現屍體的河流 Rush River離Henry最後撥電位置有7公里遠,意指Henry打出那通充斥尖叫的電話後,又再跑多一小時。由於Henry McCabe的屍體沒有表面傷痕,所以當地警方推斷事件不涉及暴力衝突,判定為「意外遇溺」。

不要開玩笑吧?在聽過那段錄音後,又誰會相信Henry的死「純屬意外」啊?

雖然後來警方改口,說案件仍然「開放調查」,但無論家屬或網民都不再相信警方,各種陰謀論像雨後春筍般冒出。其中一個理論說這是一場政治暗殺來。事源Henry曾在家鄉賴比瑞亞參戰過12年內戰,之後才逃難到美國。捱過了12年或多或少都是個關鍵人物,所以人們推斷那些所謂”同鄉好友”其實是來尋仇,可能是以前背棄了他們,又或他的存在威脅了某人,正如金正恩暗殺了哥哥般。

但在眾多陰謀論中,最勾起小編興趣的莫過於「微笑殺人理論(Smiley Face Murder Theory)」,很耳熟吧?因為小編大約在兩年前寫過。

微笑殺人理論指至1997年開始,美國本土出現一個專門針對優秀年輕男性的連環殺手,甚至是一個組織。他們獨有的殺人方式是在酒吧或派對找一些把喝醉的受害者,駕駛貨車來綁架他們。然後再帶他們到偏遠的地方施加「水刑(waterboarding)」。

水刑是小編最為驚嘆的一種酷刑,成本低但又如此折磨人。方法很簡單,用毛巾蓋住受害者的臉部,然後調較成腳比頭高的姿勢,再往頭部瘋狂灌水。由於冷水不斷湧入受害人體內,但毛巾又阻止他們吐水,腦海會產生了窒息和溺水的錯覺,那種既生又死的感覺足以讓任何人崩潰。

水刑一般用來拷問用,大部份犯人不到一分鐘便會屈服。但如果有心用來殺人,例如微笑殺手,水刑仍然可以讓受害人漫長地窒息至死,而且死狀甚為恐怖,大小便失禁、全身痙攣。不少人相信殺手是透過折磨受害人來獲取快感。

當微笑殺手把受害人弄死後,會把屍體拋棄在最近的河流或水塘,偽裝成醉酒墜海,並在屍體拋棄的位置塗上一笑面圖案,作為「殺手烙印」。當初發現此神秘殺手是因為有人留意到醉酒者的溺斃地點,和最後目睹地點不合理地相距數十公里,就像Henry McCabe般。

研究此理論的人聲稱至今美國已經至少有45宗溺斃案是微笑殺手犯下的,小編在舊文提及過數宗,但現在再補充一則發生在05年5月。

大約在凌晨12:45,22歲的Todd Geib 在派對喝醉後對朋友說可以自行回家。之後12:51,他打電話給朋友說:「我在田野」,然後便掛線。當朋友打回給他時,只聽到Todd Geib急促的呼吸聲和烈風聲,但當時天氣很平靜。

Todd Geib在12:57至01:00期間多次打給朋友,但朋友碰巧沒有接聽(這和Henry的電話很相似)。到朋友打回給他時,他的電話已經關掉,亦都從此下落不明。警方派出1500人和多架直昇機在附近一帶搜索,在河流打撈,但始終一無所獲。
四星期後,Todd Geib的屍體被發現在派對附近一個池塘中間。但最讓人心寒的地方是,Todd Geib被發現屍體呈僵硬地站立在湖中心,頭部和手臀伸出水面,就像向途人求救般,死狀甚為詭異。驗屍報告指Todd Geib在數天前溺斃,但其實他失蹤了四星期……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8月27日 下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男女飛鵝山被困 據稱二人非循正常路線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