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兆佳:解放軍救災為特例 有特大社會動亂方會出動

教育工作關注組

-教兒筆善

教育工作關注組的前線教師與心理學家,堅持捍衞課堂自主,並落力推廣公民教育和共融教育。在《852郵報》開壇,一起談論個人成長、共融教育和親子教育,用知識改變自己和香港的命運。

上善若水|教育工作關注組網誌

2017-8-25 17:00
字體: A A A

童年和青少年時期學過的東西,大多忘記。但情調和興趣卻是在那些看以無聊、無目的的日子悄悄畫好了人生的背景。八九年六月,我那懂什麼國家大事,卻記得我的小學老師一起在操場痛哭。也許,那也塑造了日後的我,明白人在讀書升學工作結婚買樓生仔以外還有很多關顧和追求。「我」是不斷擴大的一個過程。

我沒有選擇生活,我沒有要求最好,但生活和生命自然會告訴我它的秘密。

難道,我的女兒們就沒有這種能力嗎?她們做得的,我們已給她充夠的,包括營養、父母陪伴的時間、諒解、指導、閒談、無聊和玩樂等等……其他的空間都是她自己的。正如我們也要自己的空間,我只希望她們常保留一顆活潑潑的心,去感受、去認知、去反思她們的生活世界。我不是對她們課業沒有要求,但我們明知那不是全部,亦無必要為了它去放棄為人最重要的東西。孟子說︰「先立乎其大者,則其小者不能奪也。」

但是,她要面對自己。她有好奇心、勤力和認真。她懂自己學書、畫畫和彈琴。但總會有一些時間,她什麼都不想做,什麼都沒有興趣,什麼都不能令她開心。你我都曾有這種經歷吧?不想看書,不想看戲,不想談話,什麼都不想。給她「最好」、「更多」有什麼意思?在那一刻她已經「飽了」。

我們要什麼?留一點空白給自己,給別人。

我在直資學校任教,當然知道直資學校資源較好,師資可能較好。但我卻替女兒選政府小學。為什麼?也沒有什麼的。不用最好,夠好就行了。我對女兒和自己也有信心,我們不會不懂自己學習,我們也不會只靠老師,只靠筆記和捷徑,給我們一點空間就成了。我記得自己讀政府學校時,不多不少,我喜歡。因為我可以自己補充我需要的部份。不知道,在當下的環境,是否也是如此?

學校之間多有競爭?為什麼?因為家長總不覺得你「好」。學校要不斷「增值」,遊學團、補課、各式各樣的活動、家長會……好像很豐富,但人心卻累得很。老師和學校做了很多東西,卻完全忘記了學校做了什麼東西。這就像我們的生活,做了很多,但卻好像不值一提。

我知道中學生、小學生,甚至幼稚園學生在週日都要補習了。我問女兒我們將來星期日還會出去走走嗎?她竟說,一半玩、一半讀書吧。我明白,她已有自己的想法。她未必就我的人生觀。

但我仍衷心希望她不用追求最好。因為在追求過程一定會犧牲各式各樣的好,人家也會為你的追求而受苦。我特別喜愛老子《道德經》的一句說話︰「上善若水」。我們無必要太過有為,太多造作,自己如水,容讓下一代如水,這就已經潤物細無聲。

(圖片來源:香港品牌;原刊於《我的》雙月刊,此文為節錄版)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8月25日 下午5: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大國「瘋」範】中國道士自誇貼符致美軍艦屢出事 挑機聖水杯鬥桃木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