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慧卿訪菲律賓冀香港有更多德利馬 2010年人質慘劇拒證人赴港死因庭作供|夏芊蕙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一個人在途上|陳頌紅網誌

2017-9-1 14:00
字體: A A A

如果只能保留少數快樂記憶,我肯定不想忘掉,曾經一個人在旅途上的經驗。

那一年,大病初癒,對人生、對恐懼,有了很不同的領悟。一直以為,只要把自己關在安全的溫室裡,就可以倖免於一切災難,卻原來,是錯的。

人生最大的危險,不是臨近死亡,而是每天都活得像死人一樣而毫不自覺。

於是,毅然收拾行李,在有計劃的無計劃中,帶著最「貼身」的旅伴,踏上嚮往已久的倫敦和巴黎。那些年,還沒有流行上網,想做功課,惟有看旅遊書。我大概記住了酒店附近的街道,肯定不會乘錯巴士,拍拍胸膛便出發。由於沒有任何認識的人在那裡,完全沒有誰可以倚賴,只能把自己珍而重之地交給自己,囑咐她好好保護我,為我籌謀,向我負責。

從來不知道,在自找的無助時候,可以一下子打破很多習慣,會改變一向以來的認知。反應、方向感,從未如此敏銳,記性展示高水平表現,對周圍景色的注意力,也有超乎常人的觸覺。當年,在倫敦和巴黎,沒有拍下一張照片,但是她們在記憶中的顏色,卻永恆鮮艷。

一個提倡獨自旅遊的網站solotravel.com指出,以前個人遊的最大壞處,是不能即時跟人分享所見所聞,所以倍感孤清。但現在能透過facebook、whatsapp等跟親友通訊、傳照片,其實已經比較幸福。最重要是,一個人遊玩,不會被同伴喜好影響,才清楚自己對一個地方的真正感受。

村上春樹在《人造衛星情人》中寫道:「我在世界的盡頭……誰也看不見我的影子……這裡的生活只不過是一時的幻想,總有一天現實會來捕捉我們,而且我們不得不回到原來的世界……雖然如此,我大概也回不去原來的自己。」

如果人生像獨自旅遊一樣,跳出藩籬,任靈魂飛,也許,天會更藍,雲會更美。

(圖片來源:台灣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9月1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肇始:國家衛計委重視抗藥性問題 港府按步就班應對新型惡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