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瘋」範】喬丹體育被判侵權 續成全運會合作夥伴

【一路向北】生活(2):香港工業早「北移」 港府推創科定要依賴深圳?

2017-8-29 19:54
字體: A A A

香港政府「一路向北」,其實絕非單指基建。梁振英政府於2015創立的創新及科技局,以各種獎項和貸款鼓勵年輕人發明新產品創業。不過現時香港缺乏高科技製造業,連製造業亦已經「北上」,年輕人即使有優異及完善的設計,亦難以在本地製造產品。政府推動創科,其實亦是要香港人打著「香港品牌」的名義,前往深圳制造產品,最後以「前店後廠」的方式達到「同城化」。

創科局

梁振英政府2015年成立創科局,至今未見有大成,甚至出現過不少笑柄。創科局轄下的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曾於2016年舉辦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當中Metas邁特思公司通過電子積木獲得初創企業大獎,惟其後遭揭發懷疑抄襲美國公司於2008年研發的產品。有報章報道指,Metas董事曾經承認見過該美國產品的設計和構思,不過認為有很大「改良空間」,因此決定夥拍中國公司生產。創科局舉行比賽,得獎作品卻鬧出這種醜聞,令其他概念優異卻未有實質生產計劃的設計失落獎項,似乎偏離創科局「推動高端製造業的發展」的目標。

(圖片來源:Metas網站)

香港製造業

不過創科局想在香港「推動高端製造業的發展」,其實可謂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根據教育大學副校長呂大樂在《香港模式:從現在式到過去式》一書中所述,七十年代中香港的生產業其實曾經面對過生產成本上升,以及海外市場保護主義等問題。這些均是工廠需要產業升級的跡象,不過工廠「卻因為短期內湧入了大量非法移民」,令勞動市場的壓力得以紓緩,以至「未有認真做好產業升級」。

至八十年代,工廠亦以「北移」來迴避升級的問題,選擇繼續以熟知的方法營運。呂大樂認為這是「香港廠家的組織惰性」。香港工業「北移」,其實並非無奈之下的出路,而是「產業升級失敗的結果」。

駱駝牌熱水壺一直於香港製造(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香港於八十年代中期開始,已經出現「去工業化」現象,即是「創業的空間已隨著製造業大舉遷移到珠三角,而變得愈來愈狹窄」。在這個情況下,香港即使要推動創科和新創公司,背後的製造業其實無法提供足夠的支持。不過梁振英政府在這種情況下仍然繼續成立創科局,並設立多種獎項鼓勵市民創業,背後其實亦有自己的一套打算。

「前店後廠」

梁振英政府的行政會議成員張志剛曾於2015年撰文指,深圳於過去10年間由「低端加工製造業基地」,變成「全球著名的高科技產業基地」,不但有許多國際級公司成立,更是世上最大的3C(電腦、通訊、消費電子產品)製造基地,而且配套完整,「應有盡有」。深圳周邊的內陸地區,亦已經成為了上述企業的生產地。

深圳華強北為電子用品集散地(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在香港產業升級失敗的情況下,實在難以在高科技產業上和已發展多年的深圳抗衡,甚至是分一杯羹。以前香港工廠北移時,正是利用「香港品牌」的殘餘價值,如設計、包裝、國際銷售網絡等,和中國做「前店後廠」。現時政府推動高科技產業時,其實亦是沿著同一種套路,即香港作「門面」,深圳為「內櫳」。如果所有生產都交予深圳處理,香港的基層或者低技術員工,可謂無法從中創科中受惠。

上述提及的Metas電子積木,其實便是中國與香港合作的「前店後廠」例子。發明者取得「靈感」後,與中國電子科技公司合作,分別於中國和香港申請專利以及推出產品,並以中港合作的模式組成Metas公司。如果香港創業者不與中國企業合作,能否得到足夠配套生產成品亦成疑。

Metas董事賴健昌(圖片來源:蘋果日報影片截圖)

香港政府雖打著這種如意算盤,惟現時香港的創科仍然未成氣候,創科局推出的獎項和比賽亦未有做好審查,難以推動創科。不過香港一旦有更多人成功作出優秀而且可行的設計,本地的製造業又難以配合其高科技要求,香港和深圳在這方面的「合作」可謂無可避免,而港深關係亦會益發「深厚」。港府則可以通過這種手法讓「深港同城化」,從而「促進中港融合」。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8月29日 下午7:5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國歌法》本地立法不應具追溯力 惟條文仍存漏洞須作界定|任馬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