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行止:北韓看清「底牌」 美國不願兩韓統一「失盟友」

填船灣淡水湖建屋變相更依賴東江水 政治正確港人勢成輸家|皇甫清

2017-8-30 21:30
字體: A A A

政府昨日公布「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成員名單,22位為非官方成員背景各異,當中較為人關注的,包括有份提倡填平船灣淡水湖作建屋之用的港大房地產及建設系主任鄒廣榮。雖說上月中他領導的研究團隊提出這建議時,不少人都當笑話一則,但當鄒廣榮獲邀加入專責小組,填水塘建屋的可能,與及帶來的問題就不容忽視。

香港的食水來源,多年來一直維持20%至30%食水來自本地水源,其餘70%至80%則來自東江水的比例。另一方面,香港各水庫的功能經過多年演變,亦由獨立集水變成同時接收和儲存東江水,其中船灣淡水湖之容量則僅次於萬宜水庫,為第二大水塘,有2.29億立方米,佔全港水塘總容量近39.2%。如鄒廣榮的建議獲採納,香港儲水的空間即大幅減少,為求供水穩定,定必更依賴東江水,變相在食水來源方面的彈性大大降低,一旦遇上嚴重天災,必步澳門上周斷水的後壟,亦讓粵方更予取予求。

當香港日益依賴東江水時,負責供水的粵海集團勢成大贏家。2006年粵港雙方同意,東江水改為以「統包總額」方式供港,即議定每年供水量上限為8.2億立方米,香港水務署則會參照水塘貯水量和降雨量,按月彈性調節輸港東江水的實際數量。不過立法會今年4月發表的研究就顯示,東江水的售價由2006年至2017年增了近一倍,由24.95億港元增至47.78元,而這有增無減的「買水費」亦成負責供水業務之粵海投資(270)的主要收入來源。

然而,自「統包總額」實行的11年來,香港都未曾試過取足東江水,平均只取上限之85%,最多是2011年取了8.18億立方米,僅差200萬立方米就達全年上限。更重要的是,雖取水有彈性,「倒水落海」的情況仍然出現,去年《蘋果日報》就指,自2005年起,因水塘滿溢而排出大海的雨水多達3.79億立方米,足夠逾700萬港人一年使用量。不過就算取水未達上限,兼有「倒水落海」的情況出現,東江水售價仍年年加,即每立方米的東江水售價實比協議所定的還要高。

事實上,供港東江水已成粵海集團一隻會生金蛋的鵝,近10年東江水收入,平均都佔集團業務總收入逾四成。更重要的是,深圳和東莞同樣有光顧東江水,但只有香港使用「統包總額」的計算方法,而香港每立方米的水費都遠超上述兩城。

簡單而言,東江水為香港的食水主要來源,但仍有兩至三成為本地水源,為香港供水保留一定彈性。如鄒廣榮填平船灣淡水湖建屋之建議獲採納,香港食水供應之彈性勢大減,變相更依賴東江水,亦更讓獨營東江水業務的粵海集團更盤滿砵滿。不過換個角度看,日漸依賴東江水,在中央眼中實為絕對政治正確的一步。

(撰文:皇甫清)(圖片來源:香港年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8月30日 下午9: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梁頌恆代表律師兼英國御用大狀彭力克:This is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