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士需求大增,的士牌供應為何卻冰封20多年?|David Tang網誌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流感季節|姚啟榮網誌

2017-9-4 23:00
字體: A A A

九月份北半球學生紛紛開課,經過炎夏進入秋天,處於溫帶的地方的氣溫按理逐漸轉涼。我的臉書上的朋友,也紛紛刋出孩子們的第一天上學照。有些孩子們的上課前的笑臉和下課後的苦臉成了一個大的對比。小學讀書時課本上說的:「秋高氣爽,正是郊遊的好季節」的所謂好季節,也怕要快到來了。香港的朋友經歷在幾個颱風吹襲過後,希望惡劣的天氣終於會改變過來。香港夏天是風季,刮起颱風,一點也稀奇,怪的是來連續三個風暴。不過驚奇的事已是常態。悉尼今天是踏入春季第三天,早上如常低於攝氏10度,但午間氣溫將會高升至攝氏28度,溫差之大,令你一天經歷冷和暑。躱在屋內,還感到有一絲絲的寒意。外出一試氣溫,太陽高高在上,光線明亮,暖和得異常,到底是冬是春?如果早上穿厚厚外套,到了日間,天氣溫暖得令人把它立刻脱下來。穿衣果然大有學問,不能只看寒暑表。身體在早晚這樣的溫差下,是否適應得來?

數字上氣溫確是較以往升高了。新州的鄉郊消防人員不敢怠慢,這數天早已在山火高危的國家公園實施控制焚燒野草(backburning)的工作,防止山火漫延。野草燒光了,就可以杜絕高溫和乾燥的風引起山林大火,一發不可收拾的危險。但焚燒野草帶來的燒焦的霧霾,懸浮在空中歷久不散,順着風勢,從40至50公里外的內陸,吹向市中心。有時候在港口的範圍,例如悉尼海港大橋,形成一層灰藍灰的煙霞。如果你在近郊也嗅到了燒焦的氣味,恐怕是焚燒野草的範圍太大了。早上電視台的天氣報導中,往往直接轉播現場從直升機上拍攝的畫面。你可以清楚看到那些國家公園方圓數十公里,那些飄浮在半空的白煙。

霧霾對呼吸道過敏的患者特別有嚴重影響。許多人都問,為什麼焚燒野草不早一點通知,叫大家準備?消防局沒有正面回答。可能行動屬於機密,又可能害怕有人乘機四出縱火。有一次焚燒野草失控,焚毀了藍山國家公園附近的一些民居,結果變成一場真正的山林大火。

但到底氣候是否暖化,我的朋友間還有些爭論。當我表示氣溫越來越熱,有些異常的時候,幾個澳洲人都表示溫度跟以往都差不多啊,沒有什麼不同,夏天還是和以前一般炎熱。他們的家中,都跟我一樣,都沒有安裝空調,也沒有什麼不習慣。大多澳洲人都愛夏天,炎熱和高溫似乎都不是什麼問題。夏天必然炎熱,跳進水裡涼快一下不就解決了所有高溫的不適嗎?所以近海邊的房子最受歡迎,也最貴。白色的膚色不好看,還要用盡方法把自己曬得啡黑色,即使暴曬太陽過久會引致皮膚癌也不怕。至於氣候暖化的問題嘛,可能是陰謀來的。甚至那些暖化的數據,也可能是虛構的,根本沒有這麼的一回事。這年頭,大家都學懂懷疑,什麼都不相信,什麼都有陰謀。這是個沒有人相信真相的世代。

乍暖還寒,季節轉變了,但氣溫沒有一下子改變。今天冬天開始,流感特別嚴重。根據政府網站,流感病毒超過200種。成人平均每年約有1至2次患流感,孩童5至10次。歴年因為患流感而需要入院治療的人每年多達一萬三千五百人,其中多為長者或5歲以下的小孩。死亡人數為三千多人,大多數是50歲以上。21世紀澳洲發生最嚴重的是2009年的H1N1豬流感,當年患者有37,500人,死者達191人。不過今年的流感爆發,全國患者已經有7萬人,其中7月份有30829宗。新南威爾士州8月份就錄得35670宗,全年至今有42,588宗。令人擔心的是,疫症好像不受控制。近日塔斯馬尼亞州有21所老人院爆發疫症,其中一所位於北部小鎮拉特羅布(Latrobe)的院舍6人死亡。維多利亞州北部小鎮旺加拉塔(Wangaratta)的一所退休人士居住的屋邨有7人死亡。政府難以估計流感爆發會否更趨嚴重,建議大家都打防疫針。

新州政府早已為65歳以上的人仕、懷孕母親和土著等提供免費疫苗,很多政府和私人機構也為員工安排。為了進一步遏止蔓延,聯邦政府的衞生部長更建議強制所有從事護理工作的人必須注射流感疫苗。正如氣候暖化一樣,有許多人也抱着不同的態度,有支持,也有懷疑。我工作的地方每年為員工提供疫苗注射,不過不等於流感會遠離。有些人打了疫苗,真的什麼病也沒有;另外有些人卻依然患上流患。澳洲人對健康十分注重,如果你患上流感,千萬不要勉強上班。同事認為你在家中慢慢休養等到完全復原,比回來四處傳播病菌好。

(圖片來源:南澳衛生部)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9月4日 下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譚志源打梁錦松工搞中國醫療 曾暗批「偷步買車」風波「入我數」|皇甫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