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卓鏗網誌│簡卓鏗網誌│一個單車環球的香港故事:其實不是’nothing special’

嘉斯網誌│嘉斯網誌│喜愛藝蒲:令人釋累的「釋淚」

2014-5-29 18:18
字體: A A A

星期日總是叫人期待,本來陪友人看高畑勳與宮崎駿的「吉卜力工作室場面設計手稿展」,由於藝蒲經驗值未夠,竟然打算在週末的下午兩時走進文化博物館。嘗試走進展館,卻只見人頭和只看得見頂的展板。為求呼吸一口新鮮空氣,決定轉場,走到附近看另一展覽。雖然看不到《風起了》的手稿,但難得友人竟肯捨命陪君子,酷熱天氣下還跟我攀山涉水,怎可叫人失望。

月前早已看過關於自由攝影師梁凱俞(JAY)的報道,她名為《釋淚》的個人攝影展覽設在突破青年村,我又怎會錯過做偽文青的機會。

JAY舉辦《釋淚》攝影展覽的念頭,萌芽於飽受情緒病困擾的家人和朋友。為了引起公眾對情緒病的關注,她挑選十五張作品作義賣,所有收益會全數撥捐「心晴行動慈善基金」,藉以鼓勵和支持服務情緒病患者的機構。JAY親自找來15個不同族裔的居港人士和海外留學生作模特兒,他們都是八、九十後,都是受壓的一群。

眼見15幅黑白照,有熟悉的面孔,也有陌生的。它們並列排在一幅白色牆上,中間留白用作投放宣傳片影像之用,但因為照片的對面是落地玻璃,透光因而看得不太清楚,幸好看過這個攝影展的宣傳片早前於網上看過。

無論是照片還是影像,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印度籍香港人的硬照。怎麼似曾相識?對了,他是做棟篤笑的Vivek Mahbubani。平日看他風趣幽默的樣子,再看著他流淚的樣子,把兩者在腦海裏拼在一起總是怪怪的。但演員也是人,也有權表現出喜怒哀樂的情緒吧?望著這些照片,不知是照片渲染力太強,還是自己太過感性,不禁想起自己不愉快的事,眼眶也頓時充滿淚水。

也許大家早已習慣將「眼淚」看作「懦弱」的同義詞。正是這些無形制肘,大家都不敢表露真正真我,迫得自己也透不過氣來。在男性主導的社會下,甚至有所謂「男人流血不流淚」之說。大家都累了,現在是否應該現代一點,脫離這個無稽的框架?

離開前順口一問突破青年村的職員,為何JAY選擇在這個交通不太方便的地方辦展覽,原來她也有嘗試尋找其他的展覽空間,但因為題材比較嚴肅,沒有太多地方願意提供展覽場地。看,一個希望大眾關注情緒病的攝影展覽,就是這麼不受重視。哭的樣子,真的像發臭的垃圾那麼惹人討厭、那麼「趕客」嗎?

也許現在才分享有點遲,但大家仍是可以在5月31日(星期六),即最後一天展出日期前欣賞作品的。策劃人還特意放了便利貼和筆,大家可以有感而發,寫下所想的。提提大家,展場環境清靜,即管盡情善用那個小小空間,為釋累而釋淚吧。

show

《釋淚》梁凱俞攝影展覽
展覽場地:突破青年村(沙田亞公角山路33號)
日期:2014年5月3日至31日
開放時間:上午9時至下午6時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5月29日 下午6:1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Katy Perry成《Cosmopolitan》雜誌史上首個「全球女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