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市場|姚啟榮網誌

劉山青

76年港大理科生,民運人士,曾在國內因支持民主而坐牢十載。退休後的生活,花1分鐘就可以說完,並非懶人包:每周有半天與老友打乒乓球,半天玩滑浪風帆。其他時間到友人的辦公室上網寫網誌,周而復始,假期與我無關。

如何探索網民意見?|劉山青網誌

2017-9-11 22:34
字體: A A A

所有的政團都需要掌握民情,而網民的民情十分重要。但我們在社交媒體上看到的主流意見基本上都被操控。大陸的有五毛黨,其他的同樣遇上這問題。

香港近年的有兩件事值得討論。一是被稱為網絡23的版權法修訂,二是特首選舉的薯粉問題。

網絡23

版權條例中引入加拿大式的「個人用戶衍生內容」是一個十分技術的問題,筆者在了解這件事時,需要做大量功夫。筆者的主要意見是:政府方案並非網絡23(註一)。事實上,參與反網絡23民間小組的學者在版權修訂無法通過,表示了悔意。他的原意是爭取更大空間,而非推倒。

這是一次用網絡動員方式,成功地影響一個社會政策的例子。因而網絡動員不容忽視。這一動員有一特色,所謂爭取網絡自由的在推翻修訂後消聲匿跡,令人質疑這是否一個民意,還是民意被利用?

特首選情

網上薯片在這場選舉中表現的侵略性令港人大開眼界。它同樣是一次很成功的網絡進員。其方法與毛澤東的手法大同小異,將其神化,不歸隊就是內鬼。它所提出的無原則地支持曾俊華,已證明起了反效果(註二)。

明顯地,它的網絡動員手法帶有欺騙性。它使用了網絡欺凌手段,絕不可取。

五毛

五毛手段在國內和海外民運被廣泛運用,其成熟程度比香港的更高。郭文貴事件是一表表者。現看看一些總結吧。何清漣是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流亡美國,曾任職於湖南財經學院、暨南大學和《深圳法制報》報社。她與郭粉的網上開戰言論集給香港很大啟示(註三)。

「正是因為這種混蛋太多,自由才難以獲得——正是因為義和團太多,政治權利才被限制。這類傻冒與其說是在為我們爭自由,莫若說是在縮小我們的自由。無論什麼體制都要打擊這種混蛋,因為若放任這種混蛋增長,他們將摧毀一切美好的東西。」

真民意與假民意

筆者的主要活動是寫網綕,相當留意社交媒體。熱狗等起家之一是進軍網絡意見。吳文遠告訴筆者,熱狗支持者十分主動 like 熱狗的推特(即 post) ,而社民連的支持沒有這一傳統,是社民連蝕底的地方。

網誌如是,有一些網誌寫手有很多 like 。這未必表示其意見有代表性。另一些則是網紅,何清漣解釋了,網紅很簡單,其言論主要是反映一特定群體。其失勢是因為不敵對手的攻擊和被同一群體的新興網紅取代。由之,網絡群體客觀地和獨立地存在,網紅不會增加這群體的認知。我們看看無論薯粉網紅如何解說支持薯片可以爭取民主,但選舉之後,這一所謂民主運動立即消失。

在網上民意上,筆者有二個特殊經驗。

第一次是筆者在DQ四位議員的當天寫出的《應該嚴肅考慮總辭!》,明顯地,泛民不支持這一意見,因而如筆者在文章結尾中所言:「我們始終要尊重議員們的決定。否則,只會是互相扯皮,內耗,於事無補。」但筆者在無意中發現,幾天後,這一文章得到1600個like 。筆者一般的文章很少超出數百個 like 。特別是,當 google 「總辭」一詞時,它列在 google 的第一行,與另一反對的文章(2500 like)併列。筆者的推敲是,「總辭」的一構思曾在泛民支持者冒起一段短時間。筆者在這裡的討論不是翻案,當中的正反理由已沒有現實意義。

筆者從此知道:網上真實民意可以google 的關鍵詞中了解到,它可以與社交媒體的主流意見相差很遠。

第二次是在一地兩檢問題上。筆者了解過當中的法律爭拗,筆者認為市民未必關心所謂開後門的說法,也無法理解所謂違反基本法的問題。另一方面,市民的憂慮是明顯地存在的。筆者寫了一篇十分成功的文章,《機場快線蝕足20年,港鐵最會講大話》。文章將機鐵和高鐵香港段類比。文章在獨媒發表,得了2500 個 like 。 獨媒的讀者可以不大喜歡筆者的寫法,從來只得幾十或大多數零 like 的。它受到56個分享,而筆者的文章是很少有人分享的,可以這一取態命中。筆者與一地兩檢關注組的姚松炎博士分享了這現象。他表示有興趣。筆者的第二個觀察是網誌在特殊的條件下是可以作為運動指標的。當然,其作用是一瞬即逝。

社交媒體的意見

越來越多人認為臉書劣質化,很多大學生離開臉書。有些青年社運領袖已表明看得臉書多,被其誤導。筆者認為,看總要看,但要從網上不同渠道,收集網民的真正意見。特別是這些意見會否無以為繼?

備註

註一

劉山青網誌│《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中的「個人用戶衍生內容」

劉山青網誌│《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

在「網絡23條」表決前遇上「長毛」與山青

註二

不要獨裁與明君,還看曾俊華參選!|劉山青網誌

All in 策略全盤失敗!|劉山青網誌

註三

Retweeted 自甘五 (@roydandan):
對那些非要追著別人,讓人站隊表態的郭粉,我的態度是:歡天喜地勤拉黑,敲鑼打鼓送瘟神。橫批:有多遠滾多遠

認真回復如下:我對郭本人並非沒有看法,但因考慮到“他攪亂了中國這個黑社會政權維持的外表平靜”這點,因此一直保持沉默。但部分惡痞郭粉,肆意侵犯他人權利,強逼表態,施以殺人放火剝皮等威脅,我不能再保持沉默。尊駕其餘所言,我都不同意。原因是你我對民主法治的理解不一樣。

今天有郭粉說要取關我,聞聽之下,喜極但未泣。他們不來我這裡,我感謝還來不及,順便送上一句:”借問瘟君欲何往,紙船明燭照天燒“,他們最大的問題在於不知道,推上的老推友,除掉那幾千成為郭盟友或者上萬本來糊塗者,都不希望他們來粉自己,他們大都是今年四月後上推的。

Retweeted 章立凡 (@zhanglifan):
@135246wu @Eugence2 中國人的國民性,只講立場不講是非。
獨立時評人不預設立場,但會堅守底線,有自己的價值判斷。
媒體人選邊站隊,必淪為喉舌。海外有人大罵“理中客”(理性、中立、客觀),無非是你沒站隊到他們那一邊。
罵則隨他罵,我就是理中客。

惡本來就在那些人的心裡,郭事件只是有了一個讓其爆發的契機。仗著網路郭粉勢眾,說什麼都可隨意還有人洶洶幫場,因此肆意遺汙。我堅信,今後如果有合適的契機,還會繼續爆發。嚴複百年前說過,華夏之風,始於作偽,終於無恥。經毛之後,還要加上潑皮無賴。

Retweeted fufuji97 (@fufuji97):
@gliderhook @HeQinglian @remonwangxt 我只想透露一點我的心得,中文推特圈,大概不少於三成的id都是水軍公司控制的,據說推特有10萬真正的活躍id,如果沒有大熱點事件,很多水軍控制的id會默默關注你,潛伏下來,如果不清理,一旦遇到事情就會發現這麼多反目的啊,其實人家水軍公司不過是轉手賣了

構成中國人的主要是這兩部分人:一種是流氓,再一種是垃圾。向這兩種人宣講文明,揭示守則,無異於對牛彈琴,緣木求魚。
民運人最可悲的地方就是,以為共產黨倒臺,自由、民主、憲政的文明社會就會到來,實際上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任何一個文明國家,不可能建立在遍地都是流氓和垃圾之上。

中文推特烏煙瘴氣,就是背離捷克哈威爾他們提出的《對話守則》太遠了。該守則是:“1.對話的目的是尋求真理,不是為了鬥爭;2.不做人身攻擊;3.保 持主題;4.辯論時要用證據;5.不要堅持錯誤不改;6.要分清對話與只准自己講話的區別;7.對話要有記錄;8.儘量理解對方。”

Qinglian He 文章中所言確有其事,都發生過。但此時發表,來路蹊蹺。本人認為文中所指之事是將國安以前所幹之事栽在郭身上。但郭最近半年的爆料活動,之所以支持者越來越少,正派人離他遠去,除他自己說話漏洞百出好攻擊人之外,郭粉一路走髒,四處下流地攻擊人,讓郭的人緣變得奇差,支持度大幅度下降。一個從中共國安系統 混出來的人,連中共的統一戰線之道理都不懂,註定走不遠。他的粉,素質差,人品差、痞子多,是他走到今天,被越來越多的正派人拋棄的主要原因。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9月11日 下午10:3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不肯溝通的,從來都只是當權者|鍾劍華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