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廢料再造業總會會長:業界今起重收廢紙 指政府有誠意處理問題

恐懼鳥

-恐懼鳥網誌

恐懼鳥,男,大學讀犯罪學和心理學;從小喜歡蒐集世界各地的都市傳說和恐怖奇聞,並希望將恐懼在人群中散播。facebook專頁: 恐懼鳥 Scary Bird

來個憂鬱星期天談談死亡吧|恐懼鳥網誌

2017-9-17 22:30
字體: A A A

有時候對死亡的看法,決定了我們的人生觀。

或者我們先講一個童話故事,有聽過伊索寓言的「螞蟻與蟋蟀」嗎?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個炎熱的夏天,有一群螞蟻每天都辛勤地工作,大汗淋漓,由朝早做到旁晚仍然努力不懈。另一邊廂是一隻遊手好閒的蟋蟀,每天都在哼哼哈哈唱歌,從不工作,典型的廢青。

好啦,我們跳過它們那些冗長對話和恩怨情仇,直接跳帶到冬天。很快冬天來了,寒風蕭蕭,雪花飄飄。由於螞蟻在夏天積極儲糧,所以能整家人捱過冬天,準備下一個夏天的來臨,繼續做牛做馬的日子。而蟋蟀因為沒有任何糧食儲備,四周亦沒任何食物,而餓死街頭。

驟眼看,螞蟻是整個故事的人生贏家,最好用來教導小孩勤力讀書,但事實真的如此嗎?大家有否留意整個故事其實都建基於「冬天是死線」的大前題上。如果那片草地的危機只有寒冬的話,螞蟻是沒有做錯。

然而,如果我們改一改死線位,在入冬前有個天殺的臭屁孩來草地玩,用放大鏡燒死螞蟻一家人,再一腳踩扁蟋蟀,這時候你又認為誰的人生來得有價值點?

(故事還可以改成蟋蟀每天睡前抽十五分鐘學一學倫敦金,再向螞蟻媽媽傳銷,那麼最後冬天餓死街頭便是螞蟻一家大小,但那會是另一個社會故事來)

現實社會亦然,社會上有各式各樣的人生觀,有辛勤的,有享樂的;有遠大的,有當下的。但其實每個人的人生觀某程度上都建立「打賭自己幾時死」的賭局上。我們不妨來個直接點的比喻︰如果你很確定自己明天會死,你今天會否還會上自修室溫習或繼續加班?

究竟我們何時會死?這是一條很艱澀的問題。如果我們拿起政府的統計報告,看到現在人口平均壽命八十多歲,這是一個很令人安心的數字,至少做螞蟻也做得安心。

但有時候當我們豎起耳朵,仔細留意一下新聞或朋友八卦時,年紀相若的人突然離身又好像沒有統計數字所言般那麼稀見。可能小編的工作關係,又或者個人際遇比較奇怪,幾乎每個月也接到一兩宗年紀相若的朋友(或朋友的朋友)死亡的消息,小編不禁自問死亡真的離我們遠嗎?何時到我們成為別人口中的「噩耗」?

或者死亡早來也不是問題,最讓小編不安的是它突然且毫無意義地襲來。我們常常看小說、漫畫或電影,裡頭角色的死亡一向很有佈局鋪排,總為帶來某些劇情轉折,很浪漫和很有詩意。但當我們回望現實時,卻發現死亡卻是突然、無法預計且毫無意義。每次聽到噩耗時都總有種「吓?就咁樣死左啦」的感覺,仿佛死神是個三下九流的編劇。

死亡是絕對公平的存在,公平得由我們至出娘胎那一刻開始便有機會遇上。死亡從來不會過問亡者的年齡、地位、善惡、理念。死神來到你面前時,它絕對不會問你是否正值青春/前途一片光明/有家人要養/善良正直?然後說︰哦,那麼我走了,下次再來吧(揮手)~。

死神比高利貸的追債佬還粗暴,要來就來,隨意破門而入,絕不會有所謂的「道德」。

史蒂芬金的小說《復活(Revival)》就描寫一名善良的牧師,因為妻兒被一名醉酒司機車死,兒子的臉容甚至被車輪輾得毀爛,而失去信仰成為一名邪術師,企圖由邪神解開死亡的秘密。當然小編沒有那名牧師般糟糕,但對死亡的種種想法總是像蒼蠅在小編的腦海揮之不去。

死亡會何時降臨在我和身邊的人身上?我們可以逃離死亡嗎?死亡後會發生什麼事?

小編今次也沒有答案。為了應對死亡的煩惱,小編選擇當一名享樂主義者,不斷燃燒生命,探索世界每一面。至少有天死神真的不請自來時,都不會帶著太多遺憾離開。然而這樣做只是把問題攔在一旁,沒有真正解決到。直到現在,每當看到那些突然死亡的新聞和Facebook動態,心裡總會掀起一陣暗湧。

或者是時候到你們思索一下。

這裡一連串網民臨終前的Facebook動態,每個動態也有不同故事。他們有的是瀕死時寫下,有的寫那一刻根本不知道死神已經在敲門。或者我們可以從死亡百態,更加能看清楚死亡的本質,以及衡量一下我們的生存態度。

(圖片來源:恐懼鳥fb)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9月17日 下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校本管理檢討迫在眉睫|全民教育局HKEd4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