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搖滾教父」亮相春晚唱《一無所有》?

《信報》紀曉風以「粗口」入題

2014-1-6 16:15
字體: A A A

2008年漢普頓酒店被查封令旅客被逐,時任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在立法會交代事件時,曾爆出一句「『嗰班友』(受影響旅客)『條條fing』喺街度,拖住行李、攞住個篋」,自此,「條條fing」成功「晉身」成「潮語」之列,而其意思也「不言而喻」。

不過,今日的《信報》評論專欄「獨眼香江」中,筆名紀曉風的撰文人就把「條條fing」舊瓶換上新酒,在其欄目《金針集》中,以「港台新大樓『屌屌fling』 放開矛盾爭多贏方案」為題,來評論港台新大樓撥款申請被否決事件。

問題是,「屌屌fling」不是「條條fing」;更何況,「條條fing」本身已是粗鄙俚語,再把「條」變「屌」,實是有鄙上加鄙之嫌。

「條條fing」本身有「男性性器官搖晃」的意思,引申形容有些事情「未有着落」,嶺南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陳雲曾在報章撰文談「粗話正字手冊」,指出「條條fing」之正字寫法實為「吊吊揈」,而前兩個疊字是粗言,而唐英年只不過委婉地讀為「條條」以避開禁忌。

至於紀曉風把這詞由「條」變「屌」,後者本身有兩個不同意思,其一在廣東話地區被認為是指男性生殖器官,而在台灣,國語的意思是「極好」,但明顯跟「吊吊揈」扯不上邊;而其「正寫」應該從「fing」,乃是因為「揈」字的發音實為「fing6」,而如果寫成「fling」,雖然在英語的意思正巧跟「揈」相若,但由於「吊吊揈」一詞是廣東俚語,故「揈」一字只會是取其音(fing),而不會取其意(fling)吧!

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日前公布的最新「香港傳媒公信力」調查,《852郵報》早前已曾撰文分析,質疑調查方法16年不變,有忽略傳媒生態變遷的問題,以至影響調查本身的公信力。

而其實,調查總算反映一個基本現象,就是公眾對傳媒機構的表面觀感,整理排十位排名,評分下跌最多的,是排第5位的《信報》,評分較2010年的調查下跌了0.11分,是「十大」中評分下跌最多的機構。

屬「中環人」老牌財經報章的《信報》,去年已曾在頭版出現嚴重錯誤,頭條標題大大隻字錯寫為「量寬鷹派棄掌儲局毆美股揚」,誤將「歐」變「毆」,今日又再現「粗口」標題。須知道,影響公眾觀感的因素甚多,而其中一個,相信就是跟報章的用字有關吧!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6日 下午4:1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點評:倡特首候選人數設限 譚耀宗自打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