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君堯議員履歷另一嚴重誤導|David Tang網誌

當年南韓爆「光州」 明天香港撐「雨傘」──寫於「傘運」三周年前夕|艾青天|添馬內望

2017-9-27 14:58
字體: A A A

電影《逆權司機》在港上映以來,叫好叫座,在社會上引起頗大迴響。原因相信是影片的主題和訊息,能引發觀眾對本港社會局面的一點共鳴。

《逆權司機》以1980年在南韓發生的「光州事件」為背景。當時南韓剛結束朴正熙獨裁統治,但民主體制尚未建立。社會上罷工、示威等運動不絕,但當地政府沒有妥善疏導民憤,反而對反對聲音施以嚴厲鎮壓,更封鎖資訊,並透過官方宣傳機器散播謊言,矇騙公眾。

韓國影帝宋康昊飾演的士司機「金四福」,因為急於賺取較高車資而接載德國記者到光州暴動現場採訪和拍攝。金四福本身性格怯懦,但當他親身目睹軍方如何殘暴對付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政府對暴行的謊言掩飾;同時感受到年輕學生對爭取公義民主那份激情熱忱,以及當地居民拚死守護學生的無私奉獻,便深受感動,因而不惜以身犯險,一直幫助德國記者將事件始末一一拍低,並護送記者出國以便將影片帶返德國報道,讓世界了解事實真相,揭發政府的暴虐和謊言。

電影描述當年韓國政府如何對待爭取民主的群眾,不就正好反映近年特區政府處理抗爭者的作風?電影中軍隊對付示威者的暴力場面,不免令人回想到2014年9月28日,特區政府出動防暴警察,向年輕示威者施放共87枚催淚彈,觸發為期81日的「雨傘革命」的情況。當天警方的暴行,相信不少市民還歷歷在目:包括無理使用胡椒噴霧,對已跌倒在地上的市民和示威者,不分好歹,即使對方沒有安全威脅,仍不斷以警棍起勢毒打,彷彿要將對方置諸死地!其中吳麗英被警員推倒上,滿面鮮血,但事後還遭警方控以「以胸襲警」罪,其後竟罪名成立!

警司朱經緯不問因由,在旺角街頭對沒有參與「鳩嗚」途人,還以亂棍毆打,事後竟以「手臂延伸」形容警棍用途。龍和道七警「暗角打鑊」案,律政司遲遲不肯對肇事罪犯警員提出撿控,明顯偏幫警察犯罪,卻對「佔中三子」的判刑提出上訴,以及對其他參與雨傘革命的市民監捕濫控。

警隊一哥(現為「前一哥」)「禿鷹」曾偉雄對警方濫暴不加約束,反而以「你們沒有做錯」的態度姑息縱容。其後監警會報告雖已直指朱經緯濫權傷人證據確鑿,但警方竟拒絕接受而保安局又沒有干涉。市民對警方處理手法極不以為言,但時任政務司司長的「三七特首」還與689秘密「勞軍」!

保安局沒有制約警方暴行,反而慷市民之慨,以納稅人金錢大大擴充警隊編制,在其後的財政年度狂加600多名警員職位,又大灑金錢購置防暴裝備、水砲車等。但本港近年社運衰落,再沒有大規模抗爭運動,更沒有激烈的衝擊事件。這些多增了的警員,大多投閒置散,警方只能安排些交通安全運動等,讓這些警員抄抄牌,檢控些違例過馬路的行人等無聊低級工作,這是後話。

從《逆權司機》讓觀眾重溫「雨傘革命」前後,特區政府為保管治權威不惜與民對立,仗恃警方武力以維持早已蕩然無存的民意認受性,結果只令社會加不穩。但電影可提醒市民,若對政府暴虐沉默或不加警惕,變相縱容暴力,可能引致更嚴重後果。

(圖片來源:電影《逆權司機》預告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9月27日 下午2:5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何君堯與「殺無赦」劃清界線疑卸責 曾樹和:呢啲我唔方便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