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慶民情,林鄭過關!|王陸|關公拆局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想起希治閣|姚啟榮網誌

2017-10-3 23:52
字體: A A A

多談電影,只因為看電影是嗜好,尤其在大學的三年中課餘時間看了數百部好片和爛片,建立了這個生活的習慣,電影和生活變得非常接近。看得多了,正如讀書多了一樣,容易分辨出那些是好電影那些不那麼好的電影。爛片這個名詞也是那時候從某某導演口中聽來的,形容某些當觀眾白痴的電影,非常貼切。生活有時太苦悶,所以我的確也看過不少爛片。爛片的壞處就是好處:它的「不正經」就是的確令人解悶忘憂,還能適當地提昇個人自信,實在有正面積極的作用,所以有時候不能不看些爛片。

至於電影評論不是我的專業,我更不是什麼讀電影學院出身。不過學院這個名詞從來不是什麼準則,只是用來唬嚇人。有人喜歡拿自己的銜頭來評論一切,當專家,指指點點,最後其實都是賣膏藥,叫你信他的一套。我認識有些人,讀完博士,就一定要别人用博士稱呼,否則翻臉不認人,這種心態也太可憐。知識等於力量有一陣子說得太玄。簡單的說,現在資訊發達,什麼不懂得的,上網用谷歌(Google)搜索,按相關次序排列出來。仔細閲讀,再加分析,答案自然在其中。除非你身處一個極權的國家,思想被操控,谷歌的搜尋範圍也被限制,谷歌基本的作用自然等於零。

最近看到此間一個電視廣告,背景音樂用上了電影《觸目驚心》(又名《驚魂記》,Psycho)中著名的淋浴場景。珍納·李飾演的女主角瑪麗安·克萊恩被殺一幕,那幾下像尖叫的小提琴配樂,熟悉不過,如逢故人。廣告顯然想製造一個懸疑的效果,但我懷疑年輕的一輩多少會因而聯想到希治閣和《觸目驚心》這部電影來。這個著名的場景被人研究、討論和分析無數次。大家紛紛用不同的方法向希治閣致敬之餘,不忘分析女主角珍納·李被殺的每個獨立分鏡頭的特寫,直到接上她張開的瞳孔,真的是樂似不疲。除了淋浴一幕,汽車旅館也是經常出現在其他導演的電影中,例如高安兄弟導演的《二百萬奪命奇案》(No Country for Old Men)也遙遙呼應了這個特別的場景,老警長追捕殺手,到了汽車旅館。彼此在房間中的場面也令人想起《觸目驚心》。因此《觸目驚心》不可能不是經典了。

這次在藍山小鎮布克萊希思的一間獨立書店購得Michael Wood寫的《希治閣》,純粹巧合,因為許多時候我只願意在書店翻翻,沒有想到要買,否則我的家可能有書災了。但書的副題「The Man Who Knew Too Much」正好是希治閣的一部電影的名稱,也是唯一的重拍的電影:1934拍了一次,1956重拍。既然如此巧合看到,不如買下,很想知道對希治閣和他的電影有沒有新的看法。一直以來,我以為我看了很多希治閣的電影。這次翻到書後的希治閣導演全部作品列表中,我才發現看過的不過約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可能是中晚期由《電話情殺案》(Dial M for Murder)開始的一系列作品較多。這些電影中女主角大多是嘉麗絲·姬莉(Grace Kelly),男主角大多是加利格蘭(Cary Grant)或是占士史超域(James Stewart)。有一年香港國際電影節選映了2部希治閣早年的黑白片,難得看到。它們之一是拍於1926年的《房客》(The Lodger),另外的一部卻忘記了名字了。

Michael Wood在書末的參考書目中說到,其中他參考過的書包括出版於1978年的《杜魯福訪問希治閣》。這書是導演訪問導演的最佳示範。杜杜當年曾經把它譯成中文,由文藝書屋出版,好像是紅色封面,袋裝書的尺寸大小。究竟是全譯或節譯,譯者是否用回杜杜的本名何國道,倒要直接請教杜杜了。不過杜杜是我的希治閣電影的啟蒙,當年他幾句話,已經說出加利格蘭和占士史超域在希治閣電影中的作用,令我非常佩服。這兩位當紅的小生,加上美女嘉麗絲·姫莉,當然是賣座的必然保證。不過希治閣的最後的一部電影《奇案》(Family Plot),夠膽起用年屆40其貌不揚的男主角Bruce Dern,果然令人拍案驚奇。

希治閣的電影中我的至愛,是1958年的《迷魂記》(Vertigo)。男主角占士史超域當然稱職,女主角金·露華(Kim Novak)也許令人感到意外,不過這個角色不會由嘉麗絲·姬莉擔崗演出,因為她一向的形象高貴又勇敢。嘉麗絲·姫莉最恰當的演出當然是《後窗》中飾演的Lisa Carol Fremont,親自走到兇案現場看個究竟,兼具美麗與勇氣,簡直是完美的女朋友。

希治閣的電影帶給我們那麼多豐富的內容,但他並沒有得過奧斯卡的最佳導演獎,杜魯福在他的訪問記中也替其不值。Michael Wood則認為希治閣的電影中常常故作驚人,因此令觀眾一新耳目,例如在《North by Northwest》中加利格蘭飾演的男主角在公路逃避飛機的追殺是純粹官能刺激,要殺掉一個人根本不會如此拖泥帶水。不過沒有創意,不敢打破墨守成規,才是令現今許多電影令人懨懨欲睡的原因。

Michael Wood 的《希治閣》是一本類似隨筆的評論,是將他發表在雜誌上的文章組織而成,沒有引用什麼批評的理論。如果要挑剔一點,就是缺少了索引。有索引的幫助,便更容易翻查他在書中討論過的希治閣電影,重溫一些精彩的片段了。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10月3日 下午11:5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連續兩日派膠 蔣元秋妙論嚇死又笑死|譚楚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