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關注│《東張西望》河蟹又一力證 林本利親證疑被「禁聲」

范析852│六四平反期限有時 中外例子點出關鍵(六四系列之一)

2014-5-30 08:06
字體: A A A

還有五天,象徵良知的銀河,將再度於晚上的維多利亞公園球場上照耀!

過去的四分一世紀,當每年到了春夏之交,同一句口號,總會如常的響起,那是「平反六四」,而雖然口號叫了已長達四分一世紀,奈何這卑微的訴求,仍是實現無期。

其實政權殺人,中外不乏例子,在一海之隔的台灣,曾經發生過慘痛的「二二八事件」;同樣在亞洲,韓國也曾有過一場「光州事件」;甚至在美國,肯特州立大學的「五四屠殺槍擊案」,更引發了那句經典宣言:「They can’t kill us all」。而這些事件最終也都得到「平反」,既然如此,究竟令平反出現的關鍵是什麼?

台灣的「二二八事件」,是指在1947年2月底台灣發生的大規模民眾反抗政府事件。事件導火線是當年2月27日,台北市一宗私煙查緝血案引爆衝突,觸發翌日台北市民請願、示威、罷工和罷市。同日,民眾聚集到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抗議,公署衞兵開槍射擊,結果演變成一場對抗公署的全國性政治性運動。在3月至5月間,當時的國民黨政府派出軍隊鎮壓及屠殺台灣人民,同時捕殺台籍菁英,最終估計導致18000至28000人死亡,寫下了台灣歷史上最黑暗的一頁。

李登輝上台即為二二八解禁

不過,黑暗最終等到重見光明的一天,但那卻是在最少40年之後。

由於其時國民黨「一黨專政」,台灣實施戒嚴,同時有黨禁和報禁等,限制了社會上的言論自由與結社自由,令整個社會陷中長期分裂與人心不安中,而談論平反二二八,下場相信跟今天在內地談平反六四一樣。直至1987年,台灣才終於解除戒嚴令,走上民主之路,然後李登輝在1988年蔣經國逝世後繼任總統,開始推動民主改革,國民黨政府最終開始正視二二八這個國家傷口,包括成立紀念公園、豎立紀念碑,又找出當年的受害人家屬作道歉與賠償。

及至1995年2月28日,時任國民黨主席李登輝,更以元首身份在中央二二八紀念碑落成啟用典禮上,公開承認二二八事件是「政府犯錯」,並向國民致以深摯的道歉;而後來的總統馬英九更進一步承認,「二二八是政府公權力的濫用」,承認「二二八是官逼民反」,令台灣社會終於等到遲來的正義。如果屈指一算,這個「平反」,前後共近半世紀之久。

全斗煥發動政變下令鎮壓

相比「二二八」,韓國的光州事件,平反之日就快得多。

光州事件又名光州民主化運動,發生於1980年5月18日至27日期間。事緣在1979年10月26日,南韓中央情報部部長金載圭被指暗殺時任總統朴正熙(現任總統朴謹惠之父親),事件引來舉國上下震驚及議論紛紛。出任代總統的崔圭夏,後來以防止北韓趁機入侵為名,宣布全國大部分地區實施戒嚴,禁止國會以外的任何政治活動,同時嚴禁各種罷工、遊行示威,但與此同時,一浪接一浪的民主抗爭行動、工人及學生的遊行示威活動卻開始席捲全國。

同年12月,時任國軍保安司令官、戒嚴司令部聯合搜查部長的全斗煥趁亂發動政變,取得軍權;及至翌年5月17日,全斗煥宣佈全國擴大戒嚴,禁止所有政治活動、國會活動,又拘捕了金大中和金泳三等政治人物,但當時在光州仍有大規模的示威行動,全斗煥於是派出軍隊以暴力鎮壓,造成數百人死亡,幾千人受傷。同年12月,全斗煥在嚴格控制的選舉下當選,出任為總統。

全斗煥在鎮壓「光州事件」後成為總統,一直企圖掩飾「光州事件」之真相,政府把事件定性為「金大中等親共主義者主導的內亂陰謀事件」,禁止一切對「光州事件」的輿論及出版刊物,每當總統或官員從漢城到光州訪問,死難者家屬都被監視及軟禁在家中,而每次示威及抗議,均有民主人士被毆打鎮壓,比現時內地民運人士的處境,不單一樣,恐怕更甚。

罪魁禍首判死刑監禁

及至1987年,全斗煥總統任期結束,他雖然試圖長期執政,惟當時先有一名大學生在警員施以酷刑下死亡,另有一人則在示威中被催淚彈彈殼擊中喪生,引發全國反政府示威,同時提出全面民主化的訴求呼聲,於是「六月民主運動」展開,社會上要求徹查「光州事件」真相的輿論更愈來愈強烈,政府才開始打破禁忌,包括讓受難者在國會聽證會上講述經歷。而到了金泳三後來上台成為總統,他更在1993年首次把全斗煥的政變和「光州事件」定性為「內亂事件」,指是全斗煥企圖執政而引起「光州事件」。

不過,平反之路仍未走完,在三年後的1996年2月28日,包括全斗煥及盧泰愚等16人,正式被起訴。法庭最後裁定他們「軍隊叛亂和內亂罪」及「內亂目的殺人罪」罪成,全斗煥被判死刑,盧泰愚則被判監禁22年半,光州事件在法律上才正式獲平反,前後歷時了16年的時間。

流血反令國民和平團結

事實上,在平反以外,光州事件對南韓最大的影響,是令全國民眾團結成一個「和平共同體」。在抗爭之初,學生以和平方式爭取民主,但當老人家看到手無寸鐵的學生被殘酷打死,或中學生看到自己的兄姊被槍殺,即陸續參加示威,提出民主和自由的訴求。同時,在暴力鎮壓和混亂中,社會治安卻出奇的好,沒有搶劫,市民互相幫助,有人為示威者送飯,有人就給示威者捐血。所以,當梁班子與北京屢次稱佔中會造成「社會會亂」,至少南韓這先例卻是令公民社會人性的光輝,帶來最大的昇華。

而有別於前兩者,1970年5月4日發生的肯特州立大學槍擊案(又稱May 4 massacre),所謂的平反,就因美國本身立國精神是擁抱民主和自由,方式也容易得多。

政府反思如何自我約束

槍擊案發生在美國俄亥俄州肯特城肯特州立大學,其時學生正在進行反對美軍進入柬埔寨的抗議活動,期間國民警衞隊向騷亂學生開火。在13秒內射出67發子彈,造成4名學生死亡、9人受傷。事件在全美引起巨大反響,全國有400萬學生罷課,上百所大學及中學因此關閉,紐約大學的學生更在學校大樓窗戶外掛上一幅布條,上面寫了「They Can’t Kill Us All」這五個大字。

槍擊案五天後,十萬人在首都華盛頓舉行示威遊行,反對越戰,抗議國民警衞隊槍擊手無寸鐵的學生,時任總統尼克遜更不得不去總統用作渡假的大衛營暫避風頭。至於8名開槍的警衛,就接受大陪審團的起訴,雖然他們宣稱開槍是出於自衞,惟到1974年,美國地區法官最終以證據不足為由,取消對八人的指控,但事件已令整個美國政府反思,學會在遭遇抗議活動時應如何自我約束,以免悲劇重演。

「華叔」曾「預言」平反看2022

至於平反六四,支聯會創會主席司徒華其實在他的回憶錄《大江東去》中,就曾作出過「預言」,認為要到2022年,即內地再次換屆時,才有機會出現平反六四的契機。他在《大江東去》第8章「平反六四還看二零二二」中,就解釋何以有此見解。

按「華叔」的看法,主要有兩大原因成為平反六四的契機,包括到了2022年時,接替胡溫的最高領導層,即現時的習近平和李克強也要卸任,屆時內部的權力鬥爭必定會更為激烈。在權鬥中或會有一方利用「平反六四」來打擊對手,以提高自己的聲望;此外,他也認為國內的維權力量、資訊網絡等會日益發展,積聚的民間公民力量最終會遍地開花,至2022年時更為壯大,促成內地政治變革和平反六四的訴求。

不過,隨著習近平上場後,被形容為是集大權於一身,例如《經濟學人》雜誌於去年5月出版的一期中,就在封面上刊出一張他身穿乾隆皇帝龍袍的美術圖片;此外,還有一直流傳的「七不講」,以及內地的權鬥似乎無日無之,都令外界對平反六四這訴求,產生出一種疑惑。

2012年六四紀念集會上,「VIIV樂隊」獻唱了創作的六四主題曲《民主會戰勝歸來》,歌詞有一段如下:

「天有光,夕陽在催促要靠岸。
風有聲,傾聽默想怎去破浪。
明或暗,信念如舊清澈恬靜。
寒或暖,赤了丹心流過血汗。民主會戰勝歸來,
民主會戰勝歸來,
後有巨浪承接這變改。
若世上仍流傳著愛,
即使軟禁斗室內,
我自由,與天地同在。」

天有光、風有聲、明或暗與寒或暖,都盡是天經地義之事,以至最終都會因有後來的「巨浪承接這變改」,令「民主會戰勝歸來」。綜合中外經驗,結合這股平反信念,平反六四之日或仍遙遙路遠,但相信最後必得平反,而平反出現之日,似乎更會是中國不再只有一黨,以至成功走上民主路之時。

(撰文:范中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5月30日 上午8:0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預算案三讀會拖到六四燭光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