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英夾雜|風鈴木網誌

特約轉載

不時跟讀者分享各路名家文章,集思廣益。

練乙錚:「浮桴記」序|特約轉載

2017-10-7 09:30
字體: A A A

(編按:時事評論員練乙錚於2004年離任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其後將在職6年的所見、所聞、所思撰成文章,載於《信報》專欄。當中的17篇文章後來結集成書,出版成為《浮桴記》,此文為該書序言。)

「浮桴記」十七篇文章在《信報》刊登甫完,我就收到天地圖書公司顏純鈎先生的電郵,邀我把文章結集出書。受寵若驚之餘,政治上我卻不無顧慮:是不是低調一點算了,反正想說、該說的話都有機會說了,一切已經交待清楚;但顏先生認為這輯文章,在人們日後研究香港主權回歸祖國初年的管治史時,有參考價值,應該印成書籍出版,以便保存。我反覆衡量,最後同意他的看法。其後,承蒙《信報》東主林行止先生在版權方面慷慨給方便,玉成此事,遂有本書問世。

去年夏天我被停止工作之初,曾公開說過:我不記恨,也不替自己辯護,古訓有云:「臣聞古之君子,交絕不出惡聲,忠臣去國,不潔其名」,此話我實在不敢一日忘,所以在整個寫作過程中,戒躁用忍,文句改了又改,材料刪了又刪,最後自忖對自己的要求做到了。可是,文章出版後,一些論者批評我最烈的,正是在這一點上面。不僅如此,一位諍友更提醒我:「且不說你過去六年身為特首顧問之時,工作上有無過錯,哪怕你意見正確,未能有力說服當道接納,也是你的缺失,你卻無半句話自省;都是別人錯,不就是替自己潔名,高舉自己了麼?」深切反省之後,不得不承認,古訓我只是做到了一半。求古仁人之心者,不以物喜,尚可謂易,不以己悲,難!不過,文章既已刊出,好醜都留待大眾評說,我也不文過飾非了。

至於有論者以我「揭秘」多少來衡量我的文章,有些說我揭得太少,有些則剛好相反,還有些既譏我揭得少,同時又認為我揭就是不對,我認為都未的中。「浮桴記」不以揭秘為目的,連作為主要手段也不是;若非一件事一句話最能說明一個重要問題、一個傾向或一個人物的某一關鍵方面,我絕不引用,所以所選材料,敢說無一處牽強。相反,倒有不少材料是合而不用;原因很多,有法律、倫理、文氣、剪裁困難等限制,有的很可惜,有的想通了便不足惜。

拋磚目的不外引玉。如果讀者看過我的文章,能就所提出或者相關的問題思考、質疑,進而更深入去探究,則結論無論與我相同或相左,我都達到了目的。我相信有「物自身」,更相信真理最終可知;知之不一定在我,因為所要求的自信與謙卑,分寸之間,最難掌握。

練乙錚
零五年七月十六日於心の雲夢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10月7日 上午9: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有因才有果|常月明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