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再被批無誠意修補撕裂 黃國健:社會氣氛明顯緩和

風鈴木

-風鈴木網誌

關心時事、喜愛歷史、走街串巷的閒人

中英夾雜|風鈴木網誌

2017-10-7 10:00
字體: A A A

「你可以用flexible 嘅ways去imagine你嘅space。」

這是最近從一個廣東話電視節目裏聽到的一句有趣的說話。接受訪問的男士用這種中英夾雜的方式介紹一個為初創企業設計的辦公室。

去年某媒體報導某女模說話時中英夾雜,而且引述了某才子的話說香港女子將簡單的中文詞語改為英文夾雜在句子中,會見笑於了「老外」,也是崇洋的表現。文中亦提到有獵頭顧問認為那是自卑的表現,認為說話的人在說話中加進幾個英文詞語就會讓自己感覺「勁」了一點。如是說,則這位男士比那女模更自卑、更崇洋了,因為他比她夾雜得更厲害。

不過在香港人說話時中英夾雜其實由來已久。香港推行中英雙語教育大半個世紀了,回歸後更加進了普通話成為兩文三語。雖然語文教育經常被人批評為失敗,語文水平不斷下跌,但一般唸過點書的人都懂得些英文,而且在工作中、生活中都經常接觸英文,所以說話時,在母語廣東話中夾雜英文是很自然的事。

除了習慣外,另一個原因是效率。說「DNA」一定比說「脫氧核醣核酸」。同樣說「PTSD」也比「創傷後壓力失衡」來得方便。香港人做什麼都要快,說話中夾雜了一些常用的英文詞彙確實可增加說話效率。

而且中、英文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文字,有其獨特的文化內涵,很多時要將一個中文慨念以英文表達並不容易,就是可以也要多費唇舌。相反亦然。把「hysteria」譯成「竭斯底里」的自然是高手,但把「empathy」說成「移情」就有點不倫不類,「lofty」的意思也不單只是高尚。同樣,中文裏的「禮」也不僅是「manner」、「rituals」;「緣份」也不只是「fate」或「relationship」。

語言只是溝通的媒體,只要說、聽雙方都明白,而且場合恰當,哪說話時廣東話中適當地夾雜英文又可妨?這也算是香港本地文化的一個特色。

但是話又得說回來,除非那節目中接受訪問的男士的母語是英語,而且廣東話表達能力很是差勁,否則在這短短十多字的說話中夾雜了四個的英文單字就真的有點那個了!他應該知道那是一個廣東話節目,而他那種夾雜的說話方式不是所有說廣東話的觀眾都能聽懂和接受,節目的製作人員也有責任適當提醒他罷。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10月7日 上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練乙錚:「浮桴記」序|特約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