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言財雋:本末倒置的房屋政策|讀者投稿

鍾樂偉

-韓國評論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全球研究課程助理講師、韓國翰林大學言論情報學系博士候選人,喜歡研究兩韓政治與社會文化。

《逆權司機》以外另一套被大陸網下架的光州電影|鍾樂偉網誌

2017-10-15 20:00
字體: A A A

最近,中國內地電影評論網站「豆瓣網」,把以談及當年韓國光州 5.18 屠城事件的電影《逆權司機》的討論專頁刪除以後,後來另一套有關 1980 年光州起義的電影《華麗的假期》,也被下架。然而,餘波未了的是,剛剛於今年上映的另一套有關光州 5.18 屠城軍人故事的電影《挖掘機》,它在豆辮的電影專頁也被除掉。這套電影《挖掘機》,是由韓國著名導演金基德作編導,故事講述一位當年負責執行殺人命令的軍人,30 多年來受盡情緒困擾而未能好好生活。最後他決定訪尋多位數十年沒有再見的軍人同儕,還有當年他的軍隊將領上司,質問當年為何軍隊會派他們到光州進行殺害平民的任務。

「為何會派我們到那個地方」就是他數十年來內心的鬱結。他一位接一位地找回昔日軍隊的戰友,看到他們每一位也是帶著光州屠城的痕跡,而過著不完整的人生。有的因面對不了自己曾經把子彈射在平民身上,而以瘋癲的心態過著餘下的日子;有的則擺脫不了軍法紀律的歇斯底里症,患上每一次吃飯時也對自己的兒子大罵他沒有軍紀的狂燥症;有的則在光州屠城以後終生以血腥暴力來隱藏著自己的罪疚感;有的則以放下軍服變成和尚來麻醉與埋葬自己昔日犯下的殺人過錯。但是,無論他們每一位如何過下去,也擺脫不了 1980 年 5 月 18 日摧毀他們人生那一天的事。

當年的軍人,因為軍令,需要無條件且絕對服從聽命於上級的指示,於光州執行殺人指令,在金基德眼中,那些向平民百姓開槍的士兵,當然是十惡不赦的殺人者,但從他們數十年來內心的掙扎與留下的良心責備,與那些下達殺人命令而迄今仍逍遙法外,且繼續把涼薄說話掛在口邊的今天已成為官員的軍人將領相比,士兵們或許也是另一種受獨裁者加害的受害者。

經常掛在口邊說到:「當年 5 月 21 日在戒嚴軍隊向光州百姓開槍屠殺的那一刻開始,韓國的歷史從此也不再一樣」。韓國歷史的改變,在於那一天以後,韓國社會內部留下的傷痕,永遠不能撫平,受害者如是,加害者也會帶著那天幹下錯事的陰霾回憶而活下去。稍為有點良心的,更也因為根本面對不了自己犯下的過錯,而決定放棄自己。

那麼,究竟道德上,那只是全斗煥一人犯下的罪孽,其他默許它發生而繼續低頭執行命令的軍人,他們的罪又是什麼。金基德的電影,總要是讓你不好過,永遠在這個矛盾上掙扎。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10月15日 下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施政報告走出了較合理的一步|鍾劍華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