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會補選】「2047香港監察」錢志健宣布參加山頂區補選

「拉布」成本高收效不大 「保皇」建制派為害更大|艾青天|添馬內望

2017-10-16 13:23
字體: A A A

多名建制派議員日前向財務委員會主席陳健波發聯署信,建議修改財務委員會會議程序,以杜絕反對派運用程序「拉布」拖延委員會批准政府撥款建議。

建制派的做法美其名是完善議事程序,讓議會的工作更有效率。但事實又是否只是建制派單方面為政府護航,讓損害市民利益的政策和措施更易過關?

這個問題或須從不同角度討論。

訂立議事規則或會議程序的目的是顧及程序公義,讓會議公平和有秩序進行;讓不同黨派、持不同政治理念、不同立場,不論多數或少數派議員,都可以有同等權利向政府提出質詢、動議議案辯論,以及就不同議題表達意見。議事規則所載的條文亦會反映議會的莊嚴性,所以部分條文會規範議員在會議中的行為舉止、發言內容甚至儀表衣著。

議事規則的原意並非政治工具,也非法律條文,違反議事規則並沒有既定罰則,當然,極之不檢點的行為仍會受到制裁。基本上,議事規則是君子協定,要求各方尊重和自我約制,方能發揮效用。

綜觀過往,不論反對派或建制派都會透過議事程序「拉布」以拖延會議過程。以財務委員會而言,一般的手法是透過相同黨派的議員就議題不斷發言,當中很多論點不是重複,就是無無謂謂,或只是濫竽充數,缺乏內涵,總之就是要將討論時間盡量拉長,為政府製造麻煩,令政府知道推出不受歡迎的政策須付出代價。

另外一種「拉布」方式便是提出未經預告的議案動議中止議程或整個會議。這種方法的目的並非真的要擱置議程的討論,而是藉著動議程序啟動辯論,讓議員有更多空間就議題表達立場。第三種常見「拉布」方法是由個別議員提出無約束力的議案,要求以委員會名義向政府提出一項意見。這種方法跟「中止辯論」的議案一樣,目的是啟動辯論,但缺點是門檻較高,因為首先得到過半數在席及參與表決的議員同意方可啟動辯論。通常在第一步已經遭否決,很難會達到預期目的。所以使用這個方法,議員必須同時提出數量很多的議案,才可有效拖延會議。

單從訂立議事程序的目的,以及議員過往以「拉布」制造壓力迫令政府在財務建議或政策措施妥協的做法,很難令人信服「拉布」是合理的反劣政的舉措。從政治角力和策略運用方面,「拉布」更是成本高、收效少,往往得不償失。

現實是,自689上場,政府和建制派從不尊重議會,更無視民意;政府藉建制派「裡應外合」,不斷以制度暴力強行推行市民不接受的措施。反對派以「拉布」不斷重複反對意見,政府和建制派並沒有認真利用既定會議程序參與辯論,提出有力理據說服公眾,反而扭盡六壬,推出反制措施扼殺「拉布」行為,用以方便他們以更低成本「保皇」,進一步斷送議會應有的功能和角色。

相比下,究竟是「拉布」議員,還是建制保皇派是更大的公害,相信公眾自有評價。

(圖片來源:立法會官網)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10月16日 下午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信報》:長實擬售中環中心予中資財團袋402億 勢破華置紀錄成最高單價商廈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