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設新專組查大型遊行集會罪案 李家超未解釋為何列「O記」編制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拒載低頭族|陳頌紅網誌

2017-10-22 14:00
字體: A A A

因為背著古箏,不能乘港鐵,大家都替那女學生不值。

在台北乘捷運就更加要小心了。因為,如果只顧低頭玩手機,阻礙其他乘客進出,經勸導不果,捷運就可以依例拒載。

根據《自由時報》,原來自二OO八年開始,在捷運、地鐵只顧玩手機而受傷(或令他人受傷)的乘客,平均每年超過一千人。去年《科學人》雜誌引述俄亥俄州立大學的調查,二O一O年至二O一五年,因為低頭看手機而受傷送院的人,一直以倍數增加,而沒有到醫院求醫的,更不計其數。

國家地理雜誌頻道一個行為科學家節目“Mind Over Masses”,曾經在市政府許可下,把美國華盛頓一條繁忙街道,劃分為「可以使用手機,但風險自負」及「禁止使用手機」兩線,測試路人反應。研究人員觀察了一小時後發現,大部分人只顧看手機,根本沒有留意地下又大又清晰的標示。而留意到道路被劃分兩半的路人,都只是覺得標示有趣,紛紛拿出手機拍照,卻沒有嚴格跟隨規定(題外話:擅於「老翻」的祖國,沒多久就在重慶依樣畫葫蘆,開闢「中國第一條手機人行道」)。

我甚少在公共交通工具上玩手機。除了因為這樣做容易暈車之外,是之前曾經好幾次,無意中看到坐在前面座位的乘客,或者站在身旁乘客手機上的留言,有偷竊的罪惡感。所以經常警惕自己,除非沒有人在身邊站著、坐著,否則還是別在交通工具上看短訊,太容易洩露私隱。至於邊走邊看手機,更加不敢。事緣有一次過斑馬線時看whatsapp,一心以為正駛近的私家車會很守法地停下來,誰知道他按了兩下響號,便「啾」一聲飛過,嚇得我腳軟。從此,會站到一旁才看短訊,還有,不敢再相信斑馬線和香港的司機。生命誠可貴。

(圖片來源:台灣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10月22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張建宗:曾俊華、梁振英做法有別非厚此薄彼 籲公眾勿過份演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