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ye網誌│Fye網誌│2.5次元:當「厚多士」遇上「蕩氣迴腸的豬大腸」

王利民網誌│王利民網誌│主無虛席:枯魚涸轍

2014-5-30 21:37
字體: A A A

圖片說明:不是搞鬼,而是「30週年」的標誌。衣衫飄揚之下,就是陳校長的(流動)辦公室。

 

台上的林校監沒有聲嘶力竭地痛陳辛酸,然平和語調卻掩不住箇中的艱難困苦,連三十年前甘為創校而傾盡所有,孤軍作戰的往事,緩緩道來雖似輕描淡寫,惟字字有血有淚,句句入心入肺。其中有句說話,校監斬釘截鐵地重覆說了幾遍:「呼餘確切 (音)義不容辭」,我再三耹聽,「義不容辭」四字完全「確切」並無懸念,卻自問真的不知「呼餘確切」何所指。

按捺不住請教身旁的主家,「我都聽過佢(校監)講過好多次,不過真係唔知點寫喎。」一貫坦白直率,不拘小節,並不因為要顧全自己身份顏面而矯揉造作,果然就是這所「名」 校(若以見報率計,全港大小學校難望其背)的另一人物,陳校長。及後請教林校監, 方知正寫該為「枯魚涸轍」。隨手谷歌, 典故(本作「涸轍枯魚」)原出自《莊子‧外物篇》。

話說莊子由於家窮,有一次到監河侯那裡借米應急。監河侯說,沒有問題,人民的租稅就要繳上來了,到時候,我就借你老兄三百金,還問可不可以。莊子聽後不覺正色的說,自己剛才在途中聽到呼叫聲,看了看四周,發現原來是一條在車轍積水裏掙扎的鯽魚。於是他問鯽魚,怎會呆在哪兒?鯽魚訴說自己本是東海的波臣,惜擱淺於此,所以希望莊子能弄來一些水,救救自己。

莊子聽罷就回答說,這還不簡單,恰恰他正往南方準備遊說吳王、 越王的途中,沿途順道可引西江之水以救。鯽魚聽了,氣得什麼似的,板下臉說:「你這是什麼意思?我眼前境況困窘萬分,而只要有一斗或一升的水,馬上就可脫離困境!可惜你竟只會說這種風涼話。哼,不求你了,你若回來找我,不如到鹹魚舖吧啦。」

事實上,這間學校的每位學生,確實就如故事中危在旦夕的那條魚。有9歲開始濫藥,到了11歲已然不能自拔的吸毒者;有服食過量藥物,而導致身體嚴重受損的少年;亦有因誤入毒途,且干犯更多其他罪行的稚子……對,這就是首將辦學經營結合戒毒目標,並以教育精神將更生工作進行到底的一所學校,正生書院。校監是林希聖,校長是陳兆焯。

我有幸在幾個星期前探訪正生書院,並認識兩位和一眾學生,敢說半生至此,方知為 「教育」可以去得幾盡。猶記落船之際, 校長指住一塊海中大石說,那就是正生書院初期的碼頭,每日返工好像搶灘登陸般, 要跨過大石才上岸。放工時要將隨身物品放進垃圾膠袋,一手拋到船上,自己再游水登船。 然後年復年,月復月。

正生書院校舍環境惡劣的情況,媒體多番報道,親身經歷卻更不忍睹。學員身心的磨練既是不得已的過程,也是不可少的目的,但畢竟風雨煎熬已然超越界線,危及師生安全,目下建校就是枯魚涸轍,刻不容緩的事。幾年前正生本計劃在梅窩興建校舍,惜因「寧避(NIMBY)」群眾的壓力而擱置,今天只能在原址興建一個臨時校舍,惟資金不足仍未能成事。

正生三十年都是一步一步,歷盡艱辛,出死入生走過來。今天適逢其會,只知「義不容辭」,亦盼有多些人可以共襄義舉。

20140527_231335-2-1

林校監和剛完成撒哈拉超馬(同我一樣)的學生!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5月30日 下午9:3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睇得多咸片 大腦會萎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