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羅冠聰獲保釋 法庭兩周後處理重奪公民廣場案上訴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求職|姚啟榮網誌

2017-10-23 23:52
字體: A A A

異地找工作,從來都不容易。尤其當自己不再年輕,不再相信有什麼無限可能的時候,只想起淒涼兩字。不過經過這麼多年,沒有遭遇過什麼困境,所以應該就當那些經歷是種種磨練,不必故作傷春悲秋。

想起來到悉尼,踏進40多歲的光景,心裡只有一個夢:完成博士學位,其他事情都不去想了。當初大學畢業後立刻在香港開始工作,還好工作了21年,感到有些疲倦,想到再讀書是個短暫的休息。偶然的一個機會,認識了大學教育學院的一個講師,問他可否跟隨他做一個學術研究。他很快回覆說可以啊。於是通過電郵進行簡單的申請,好像什麼資格也不用預先審查,由他安排下,大學收取我做一個研究生。真想不到過程如斯順利,所以得到消息的那一刻,真是百感交集。回想決定申請的那一刻,很難說是否憑着一時衝動。到了清醒過後,才為應否回港繼續工作煩惱。因為從來不瞭解學術硏究,更不知道何時能夠順利完成。權衡兩者之間,結果最後還是決定辭去一切工作,開始新生活。也就是說放棄了不俗的收入,從頭開始成為一個學生。

口中說得輕鬆瀟洒,現實並非完全如此。

在悉尼舉目無親,首先想到一個要落腳的地方。在大學裡找到一個為海外學生而設的家庭宿舍,這是有兩個房間、一個客飯廳加開放式廚房的單位,算是有一個像樣的家。租金跟附近正式出租的兩房單位一樣昂貴。後來為了節省租金,搬到在同一家庭宿舍的樓楝內的一房單位,名付其實由上屋搬到下屋。只不過少了一個房間,也省即打理的時間。家庭宿舍的環境還算不錯,尤其是基本的傢俬齊全,不必像租住一般外出的空置單位,需要購買額外家具。宿舍在校園內,步行不用10分鐘便回到學院的工作間。學院待研究生不薄,安排我與其他4個硏究生共用一個小房間,等於好像有個起點做研究的工作,也像有固定的每天上下班的時間。不過日子久了,研究進度緩慢,開始擔心生活費不夠,自然想到要找一份兼職的工作。

澳洲求職,海外的工作經驗不一定有用。好像在履歷表上詳列在香港做過的工作,如果和申請的職位沒有關係,等如白費,沒有一看的價值。例如申請教學工作,詳細羅列香港的資格和經驗,根本和本地的環境不相稱。要經過州政府教育局的資歷審批,甚至通過考試,或者在本地大學再就讀有關課程,才能有機會走入校園。新州的教育標準管理局(NSW Education Standards Authority)的網站,有詳細的資料給你參考。要變成一個準教師,簡單的方法就是就讀一個學士學位或碩士學位的課程。畢業後就可以取得學歷的認可。但是否能夠找到工作是另外一回事了。

聽說有人畢業後只是得到一個在中學任教的一年教學合約。不過這個職位每年續約,已經如是這般了許多年,等於一份永久合約一樣,其實沒有大分別。正如有些大學已經推行了兩至三年的短期合約,不再用永久合約聘用教職,這個方法顯然行之有效,大家爭相模仿。所以新入職的教師要找到一份永久的合約,可謂相當困難。至於其他的商業機構,喜歡短期合約的大有人在,因為合約中包含了許多附帶福利在內,薪金比較高。一份合約完了,又可以休息一下,找尋另外一個挑戰。資歷好,也可以為自己抬高身價,看不到合約職位會帶來什麼不妥。

最近看到一些報導,並不鼓勵大家永久為一個僱主工作。例如福布斯(Forbes)雜誌在去年的一份文章提高3至5年轉新職有10大好處。排於首位的是因為轉職頻密的人,在新工作的挑戰中學懂生存的能力,從而變得更加堅強自信。第2點好處是可以容易察覺好和壞的工作環境。遇上好環境,留下努力;遇上壞環境,當然儘快遞上辭職信。有許多學者也預言,未來一個人一生中可能起碼要轉換數份工作,也必須要不斷受訓以適應新的技能要求。

即使大家把這些「預言」一笑置之,現實中自從放棄讀書開始到投入全職工作這十多年中,我已經轉變了三次不同的職業。工作的機構依然,但人事的架構的改變和重組已經是常態,不由得你喜歡不喜歡。即是說要求一成不變,是癡人說夢。有個朋友聽到要重新申請自己的職位,就選擇一份不錯的自願離職酬金離開了。這份酬金,根據年資,最多等於12個月薪金的總和。於是他選擇和一家人到西班牙旅遊。至於將來如何?誰知道?回來再計劃一下,總有辦法活下去的。

(圖片來源:勞工處)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10月23日 下午11:5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把中國描述成愛好和平而常常給欺負的國家,純屬幻想|David Tang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