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美芬:噓國歌造成《國歌法》立法「麻煩事」 許智峯憂僅為製造恐懼增民族色彩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毀掉感情的一個字|陳頌紅網誌

2017-11-5 14:00
字體: A A A

「忙」,在不同的人面前,也分等級。

在伴侶面前,更忙,他依然是第一位。只要他有空,我所有的忙都變得「可以等等」。不吃不睡都能把時間騰出來,要忙的事,留待他沒空時,才去做。同樣,親人、長輩、好友需要我,更忙也義不容辭。不過不緊急的情況,如果真的在忙,會衡量一下,也會坦誠告之,能彼此遷就的話,最好。至於普通朋友,則要視乎情形。先做自己的事,忙完了,休息夠了,有時間有心情,才願意赴約。

所以忙不忙,是要看對方是誰。「忙」這個字,大抵對多數人的真正意思都是:你是否值得我放下正在忙的事情。「我很忙,抽不出時間」是包裝著垃圾的一張漂亮花紙,裡面的潛台詞應該是「我抽不出時間花在你身上」。

不是嗎?有人有時間打麻將,卻沒有時間跟子女聊天;有人有時間上淘寶買東西,卻沒時間幫媽媽去買菜;有人有時間上facebook看陌生人的專頁,卻沒時間跟好友相聚;有人有時間上深圳打高爾夫球,卻沒時間陪妻子去新界郊遊。

這樣的「忙」,足以毀掉一段感情。

忘記是哪一部陳年電視劇,其中一場,女主角向男主角提出分手,她說(大約意思):「每當我看到自己一張又一張的證書,就足以證明這些年來,你有多忙,忙到我要不斷學新東西去填補空虛。」

美國關係顧問Kira Asatryan在《今日心理學》中提到,我們習慣用「忙」去做各種各樣的藉口,其實在別人耳裡,忙的負面意義,有時候比正面多,它甚至令人覺得,我們惟有這樣才能肯定自己的價值。Asatryan建議,即便真的很忙,也應該解釋原因:趕交一份計劃書、跟上司去應酬、回家探望生病的親人,令對方知道忙是真的,並非存心令感情自然冷卻的爛理由。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11月5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劉江華指康文署會助《國歌法》執法 惟要待立法後才知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