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玉瑛姐姐令一眾fans心碎的專訪

十問個為什麼──劉貳龍

2014-6-1 19:56
字體: A A A

在Google搜尋器上鍵入「劉貳龍」三字,你會見到大量政論文章,執筆者正是「學民思潮義工劉貳龍」。對,這位18歲的中學生,就是學民思潮的文膽。

近日,劉貳龍「升呢」,正式成為學民思潮的發言人,與黃之鋒、黎汶洛及周庭一樣,肩負起宣揚學民思想的責任,尤其是政改決戰時刻快到,學民的工作就更是重要。

最值得留意的是,這位人仔細細的中學生,能夠寫出洋洋灑灑幾千字的文章,而且擲地有聲,論點清晰,不看署名的話,差點還以為是資深評論員的作品。究竟為何學民思潮總能集結這些奇人異士?

今個星期,「十問個為什麼」有劉貳龍。(順帶一提,畢竟他是文膽,所以答案也是本欄歷史上最長的一次,煩請大家見諒)

十問個為什麼──劉貳龍

劉貳龍,學民思潮發言人,基督徒,眼細細,膽大大,曾經是學校辯論隊大將。

1為什麼你會叫劉貳龍?這個名字有特別的意思嗎?
因為哥哥的名字用「壹」,所以我的名字用「貳」。至於為何用「龍」?這是父母對自己的期盼,涵義在於望子成龍。當然我不希望成為「成龍」,而是想成為「人中之龍」,否則恐怕會辜負父母的寄望。
2為什麼你會關心政治?何時開始留意時事?

從小至今,我生活在對政治冷感的家庭,自自然然養成不問世事的習慣。在初中階段,我和同學們無太大差異,都是熱愛電玩或在球場上橫衝直撞,絕不會拿起滿佈密密麻麻的文字。當時我認為政治時事極之沉悶,無興趣深入雕啄研究。

但直至中三時,我加入了學校的辯論隊,情況才開始有明顯改變。當時我見到辯論員在台上唇槍舌劍,那份的霸氣,那種的英姿,讓我想有樣學樣站在辯場上,所以才加入了辯論隊。

直至後來,我才醒悟學習辯論的核心價值,不單是讓自己看起來有型有款,亦不是讓別人覺得自己牙尖嘴利,更不是用來語言欺凌別人,而是要善用思辯能力,擊破各種似是而非的謊言,以及拆穿各種以語言偽術包裝的謬誤,免遭別人別有用心的誤導(尤其是當權者),還有尋根究底地找出每個問題的正確答案。

當然要做到我認為的辯論真義是殊不容易,需要堅固而深厚的通識基礎。因此我慢慢建立起關心政治時事的習慣,在智能手機裡裝滿不同媒體的Apps,每天早上都抽點時間,來閱讀不同傳媒有關政治時事的新聞報導,還有分析各個時事評論員對政治議題的觀點看法,從而做到去蕪存菁,擴闊自身眼界及學識。

3為什麼你不專心讀書,卻要走出來身體力行搞社運?

參與社運與專心讀書並無矛盾。書隨時可讀,但若然港人遲了站出來,香港就救不了。因此我才在求學時期,就決定投身社運而不願放任香港沉淪,雖然我的參與不必然帶來轉機,但是只要有一絲希望亦不應放棄。

或許有些同學因某些的論調,而暫時對社運卻步。但到你真的完成學業後,他們或你自己的心魔,亦可以找千萬個理由推搪,例如是「專心工作」而不應參與社運。但是人不像古董電腦,只能處理一項工作,新增多項程序就會當機;而是能夠同步處理多種事務,關鍵只是要自己分配好時間。因此鼓勵各位踏出勇敢的一步,嘗試以直接行動,來改變不公義的事情。

4為什麼你要加入學民思潮?
我加入學民思潮的時間,大約是去年5月,反國教運動已經階段性結束。因此我參與學民的最主要原因並不是反國教,而是為了平等普選能夠在香港實現。

在高中階段,我醉心辯論,參與了數十場的辯論比賽,亦察覺政府常有決策失誤,與社會主流民意背道而馳,歸根究柢就是政府由小圈子選舉產生,缺乏管治認受性。但是即使我參與多少次場辯論比賽,在冷氣房裡指出再多的社會問題,現況亦不會因此而得到改變。

再者,我認為身為基督徒,亦不能只自閉在教會之中,更希望在社會裡,實踐自己的信仰精神,就是「行公義,好憐憫」。因此我才加入以學生公民為身份象徵的學民思潮,期望在街頭以直接行動,介入政府的管治施政,重奪屬於我們的平等政治權利,為解決香港的整體問題提供起點。

5為什麼你堅持政改方案必須有公民提名?

在港英管治的殖民時代,直到現在中共統治的後殖民時代,普遍的香港人都被少數的特權階級所欺壓與剝削,數十年來,從未在屬於自己的地方當家作主。

在絕望邊緣,我們看見政制改革帶來的機遇,可惜當權者硬要把「有中國特色的普選」引入香港,以政治審查機制只容愛黨者參選掌權,將少數人的特權鞏固至千秋萬世,因此香港正處於通往改變或崩壞的十字路口,實在是危急存亡之秋。

在今次政改的終極一戰,公民直接提名必須堅守,藉此抗衡中共的政治篩選,讓各黨各派的不同政見人士,皆能有平等機會參與特首選舉。而且更重要的是,在特首選舉中人人擁有提名權,能夠體現主權在民的民主精神,不再任由一小撮的當權派操縱全局,讓香港人親手決定自己的未來與政府。

6為什麼你寫文章的能力如此高?你是自小就喜愛文字嗎?

坦白說,我的文字功力相對眾多的文壇前輩或資深評論人,仍然遙不可及,還有許多進步空間,需要加把勁才能收縮距離。

小時候的我,是極之討厭文字,因為許多書本的文字都看似了無生氣,只是充斥沉悶的能量。譬如同學們在看長篇大論的三國演義,我就看字數寥寥可數的三國演義「漫畫版」。直至參與辯論隊後,教練對稿件質素的嚴厲要求下,令我在每次賽前準備時,都會不斷修正稿件的訛誤與謬誤(雖然臨場應變,比稿件重要多),但最誇張那次將同一份稿修訂了接近10次,務求達至精益求精。因此漸漸令我建立起對文字的執著,希望盡量寫好每篇的文章,能夠給讀者有所獲益。

或許我在年齡相若的朋友群之間,在評論政治議題時,可能會略勝一籌吧。因為自己姑且算是比較關心社會的人,因此會接觸不同的社科書籍,看較多的新聞報道,以及更多的社評文章,藉此集思廣益深化自己的理論基礎,然後重新創造出自己一套獨特的論述。

7為什麼你年紀輕輕,卻不怕面對傳媒鏡頭,敢於向公眾闡述觀點?
任何人在面對傳媒燈光閃爍的鏡頭,難免多少都會感受到壓力。但是若自身的論述是言之有理時,即使鏡頭再多公眾再多,我們依然需要據理力爭,實在是毋須害怕。
8為什麼你年紀輕輕,卻敢於挑戰一眾讀書比你多,資歷比你深的官員和議員?

我必須承認,很多的官員和議員的學歷與資歷都高我不少,而我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中六學生,相較之下似乎非常渺小。

但是這些高學歷資歷的官員及議員,曾幾何時懂得尊重港人意願呢?政府官員為更有權有勢的利益集團服務,只懂執行中央的政治任務,漠視主流民意和社會公義。議員身為選民的代言人,在當權者的強硬姿勢下,紛紛棄掉原則立即妥協,多次與市民共識背道而馳。

我們若要捍衞原屬作為人的基本尊嚴與權利,守護自身信仰的普世價值,渴望平等能夠在政制及社會裡體現,就不能再假手於人,幻想依靠幾個意見領袖和政團就能扭轉現況,或者等待當權者自願放下屠刀,賜予我們該有的人權,這些都是不切實際的空想。

我們必須都站出來,表達對平等普選的熱烈期望,感染身邊的朋友覺醒,愈多人行動才有足夠的政治能量,推動現況獲得改變。所以我才會身先士卒挑戰當權者,盼望付出微小的力量,以直接行動喚醒身邊的人。

9為什麼你不怕參與社運後,會被當權者秋後算帳?不怕影響將來就業嗎?
當權者向我秋前或秋後算帳,這個問題我沒有想太多,反正他何時找我算帳,只有天曉得。對我而言,更重要是活在當下,認清自己的原則與信念,然後搏盡無悔地爭取就足夠矣。

此外,我最理想的職業是當記者,即使新聞自由日漸褪色,陸陸續續有資深傳媒人被滅聲滅口,令人擔憂傳媒會自我審查,但是我仍然相信總有地方容得下曾經熱衷社運的抗爭者,所以並不太擔心將來就業。

10為什麼你不怕步黃之鋒後塵,會被跟蹤及侵犯私隱?
其實之鋒被跟蹤的經驗,我亦在日前體驗過,近來我們學民同學的三人台灣之旅(我是其中一員),被數名不知名人士明目張膽地追蹤拍照,與平常狗仔隊偷偷摸摸跟蹤手法很不同,似乎是有意讓我們知道,意圖令我們產生恐懼。

但是這些跟蹤恐怕都是徒勞無功,我們亦不會因此而在學民關注的議題上有所妥協。再者,雖然我並非完美無瑕的人,但總算是光明磊落,跟蹤我只是浪費時間而已,而且辛苦了前線記者又一無所獲,實在是勞民傷財的無謂之舉。還有,就算真的對我的行蹤和相片有如此濃厚的興趣,亦不用偷偷摸摸跟蹤偷拍,直接聯絡吧,我會考慮回覆你的。

*因排版需要,部分圖片經過剪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6月1日 下午7:5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謝安琪被登性感照 經理人批《Jet》無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