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蔭權接受利益案 消息:律政司不申請重審

自此香港議會淪為國際社會笑柄,梁君彥應首記一功|艾青天|添馬內望

2017-11-6 12:04
字體: A A A

上周立法會繼辯論由政府提出的「一地兩檢」議案。反對派議員再出奇招拖延。今次反對派使出的策略原來是受到建制派「啟發」,令議事廳內政治搏弈又添幾分戲劇性。

事緣在周四,朱凱廸在「一地兩檢」議案行將表決一刻引用《議事規則》第88(1)條,無經預告動議新聞界及公眾人士離場,以此程序啟動另一輪辯論,以達致拉布效果。

這一條規則在立法會歷史上應從未曾引用過。相信有關條文是承襲港英時代立法局《會議常規》的規定;而相關規定又是參考當時英國國會的做法。多年以來,英國國會的規例已經過不知多次的更新,但立法局、以及其後的立法會沒有與時並進,因此這條似是不合時宜的規定仍留在《議事規則》內。

但反對派何以想得出這一奇招?據朱凱廸在發言時的解說,是因為在周三晚議事規則委員會主席謝偉俊向議員公開建制派和反對派就修訂《議事規則》而提出的擬議方案,並徵詢議員的意見。當中建制派建議制收緊《議事規則》中幾條容許議員在無經預告在立法會會議中提出動議的條文(包括朱凱廸今次引用的第88(1)條),要求該等議案以後必須得到立法會主席許可才可以提出。

以建制派的盤算,只要修訂有關規定,再加上每安插一個偏頗無能兼夾野蠻的建制派議員充當傀儡立法會主席,裡應外合,每逢反對派擬提出無經預告的議案便予以否決,便可以低成本壓制反對派拉布的企圖。

諷刺的是,建制派如意算盤出師未捷就作繭自縛,成為反對派的攻勢。但更可笑是新聞界對反對派的奇招缺乏一份幽默感,竟然還跟建制派一般見識。香港新聞行政人員協會和香港記者協會分別對朱凱廸的動議予以譴責或表示遺憾,煞有介事地指有關動議嚴重損害新聞言論及採訪自由,云云,幼稚程度令人啼笑皆非。

但整件事上表現最差劣最不滯的,卻是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此人處事偏頗無能、蠻橫不講理已是常識。反對派一直對他更是嗤之以鼻:曾有泛民議員在會議發言時拒絕對稱梁君彥為「主席」,輕視之意可見一斑。

但梁君彥處理朱凱廸的動議不惜破壞議會一直的行事方式和傳統,更公然濫用主席權力剝奪議員發言權利:梁君彥不但對朱凱廸的議案辯論設下諸多限制,在無預先警告下突然以朱凱廸提動議是「動機不純正」的「莫須有」罪名,便勒令中斷他的發言。

另外,當其他議員發言時,梁君彥又不時中斷干擾,在議員未有充分解釋對議案的立場便裁以「離題」、「重複」等,要求議員停止發言。最後竟然無視《議事規則》、《內務守則》規定,不顧議員在會議上有發言15分鐘的權利,無理地將辯論以30分鐘為時限,變相令部分議員無機會表達意見!

當議員抗議時,梁君彥又生硬地搬出《議事規則》,指主席主席在會議規程問題上所作決定為最終決定,又指按議會慣例,主席裁決不容辯論等。總之權力由他亂盡、龍門由他亂搬、規例由他亂判。如此無恥不公的議會議長,只有香港的畸形制度下才容許。

自此香港議會淪為國際社會笑柄,梁君彥應首記一功。

(圖片來源:香港電台)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11月6日 下午12:0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田北辰倡《國歌法》加條文規管播放人士 以刑事起訴反對派用作「拉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