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專家憂重奪公民廣場案判刑不變或打壓人權 籲終審法院考慮《國際人權公約》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伸出援手恐懼症|陳頌紅網誌

2017-11-7 14:00
字體: A A A

有一天,正在交通燈前等過馬路,忽然刮起一陣風,有五、六張紙幣吹到身旁。我看看周圍的人,他們瞄一瞄地上的紙幣,有點愕然,但沒有任何行動。然後我見到一個女子蹲在地上,匆忙撿起紙幣,我直覺認為錢是她掉的,便好心幫忙拾起。女子一個箭步飛到我面前,用不友善的目光瞪著我說:「是我的。」便一手搶去我替她拾起的紙幣。身旁一個男子笑道:「瓜田李下,我就不會幫她撿地上的錢了,免得被人以為我貪心。」

幫助別人,似乎已非純粹的事。太多的騙子、太多的陷阱、太多的誤會、太多的教訓,以致我們在伸出援手之前,愈來愈多顧忌,怕發生無法承擔的後果。以英國為例,發展心理學家Helena Guldberg在網誌中指出,最近英國中、小學為保護學生,推出一項新政策,如果有作家被邀請到學校舉辦讀書會,學校有權審查作家有沒有性犯罪紀錄。此舉令不少作家感到不受尊重,情願不參與學校活動。另外,如果在公眾地方,向不認識的小童舉機拍照,都隨時可能被誤會是戀童癖。動輒得咎,於是,親友鄰居之間不敢再幫忙帶孩子,老師不敢私下替學生補習,家長也不願參與學校義工活動。有一個女學生上體育課時受傷,男教師不敢碰她,怕遭到非議,只能去找女教師幫忙。甚至還有一個男教師,看到學生在自己面前擦傷膝蓋,都因為擔心有身體接觸,而不願意替他消毒傷口,貼上膠布。

英國一項調查訪問了五百個男性,七成五人指出,不會在街上貿然幫忙陌生小孩,因為擔心一旦觸碰小孩,會被誤會拐騙或非禮兒童。與此同時,六成七人承認,當自己看到一個陌生人男子走近不相識的孩子,都會認為他有不軌企圖。好心人的善良,已漸漸被侵吞,人與人之間就只餘下猜疑和冷漠。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11月7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周永康「多謝」袁國強給予「奇妙的旅程」 黃之鋒:「希望飲個茶、食個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