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秋生:李偲嫣,日軍侵華,日軍都有死啦,二戰德軍都有死啦

Angelina網誌│點解斟茶遞水都要每年考試?

2014-6-1 14:00
字體: A A A

身為一個專業的空姐,我們每年都要考試的。

考試?你班淨係識斟茶遞水派雞飯的飛傭有咩好考?咳咳,係,我哋大部份時間都淨係派雞飯,但總有少部份時間有其它作用的,例如急救,準備緊急情況等。所以,每年我哋都要回安全訓練學校考試,合格後先可以有資格繼續飛。唔合格?你有一次補考機會。再肥?Byebye,即炒。話之你做左廿年都無情講。

兩天的考試的重點並非考試,而是同你一齊考試的人。

我是一定會合格的。好寸嗎?非也。像我們這些微塵,每日飛前的briefing都要被阿姐問safety questions,變相等於日日溫書。相反,那些高高在上的阿姐就慘啦,從來無人問佢哋,無得溫書。到了安全訓練學校,大家都是平等的,這個時候,你才會發現,那些Briefing時氣焰囂張的阿姐被instructor問問題時,原來都會緊張到口窒窒,也會答錯,也會被人challenge,哇哈哈,這時,微塵都會對望暗笑。

以前曾經和同學仔討論過,「真不公平呀,briefing時阿姐也應該要被問safety questions呀!」但現在想來,恐怕真的這樣做的話,應該會有不少阿姐被offload。(因為答不到safety questions的話,有機會被offload,然後立刻要回安全訓練學校考試)為了顧全阿姐的面子和飯碗,唔使諗啦!

除了(黑心地)睇阿姐們出洋相外,每年我都好期待security department 的講座。只有在這個時候,公司先會教我哋點樣對付客人。唔爭在又講少少八卦新聞:據說,他們最近就對付了一個麻煩的客人:影后M。

M是出了名的麻煩,平時一上機就要不停要去廁所,直至落機(不解釋)。去廁所就算了,有天在飛機滑行中,準備起飛前把行李拿了下來,死都唔放上去,最後captain都出埋黎,佢都係唔肯放。

“Offload her.”
“Captain, She is our super star!”
“I know, I have watched her movie before. But I have to offload her.”最後M被offload了。(全場拍手)明星又如何?

雖然每天都在做個斟茶遞水派雞飯的飛傭,但是每年這兩天考試,都會提醒自己的責任其實十分重大──確保每個乘客能安全到達目的地(好老套)。

(網上圖片說明:打格仔的人不是重點,後面架模擬飛機就是空姐受訪的地方啦~~當然,國泰只是例子而已~~)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6月1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建平網誌│反動的基因──張秀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