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讀供讀】游清源now新聞台《以讀供讀》新一集:《民國的憂傷:民國初年的憲政傳奇》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於流蘇下偷生|陳頌紅網誌

2017-11-19 14:00
字體: A A A

愈來愈發覺,愛上一個人、一件東西的速度,遠不及遺忘一個人、一件東西那麼快。

明明午夜夢迴都思念,明明千方百計非擁有不可,得到之後,轉眼間已變成拖累生命的感情負荷,連丟掉這一個動作,都嫌浪費氣力。

兩個月前,送出幾大袋舊物給救世軍,裡面不乏曾經鍾愛的流蘇衣物。我體內有暫無解藥的「流蘇毒」,但凡看到有流蘇的衣服、有流蘇的手袋、有流蘇的靴子、有流蘇的腰帶,都燃起據為己有的衝動。更平凡的東西,只要多了一綴流蘇,就覺得像沒化妝的臉,塗上一點口紅,忽然就不同。

也許某一輩子是生性浪漫不羈的吉卜賽人,曾經穿著斑斕的裙子,披著搖擺得比命運更顛簸的流蘇披肩,走過忘情大地。可是,才剛捨棄了一堆,好不容易消滅自己有多需索無度的戀物證據,讓膨脹衣櫃終於修了身、修了心,然後,在街上看到今季各式各樣的流蘇衣物,又被迷得神魂顛倒。

幸好銀行月結單及時提醒我,不必用戶口的空虛去填補精神的空虛,於是,把依然擁有的流蘇舊愛拿出來,重新欣賞,再度愛上,那就不必花錢買新歡。

根據維基百科,在古代,流蘇最初的作用,只是防止沒縫補的衣腳繼續脫線解體,而不是裝飾。大概到了文藝復興時期,才變成衣物的裝飾。而對於以色列人來說,流蘇更具宗教意義。在希伯來文的《摩西五經》中提到,耶和華要摩西囑咐以色列人,在衣服四角縫上流蘇,讓他們在碰到或看到流蘇時,緊記神的訓示,就不會做出邪惡之事。古埃及人也認為流蘇是護身符,可以令小孩免於被邪靈和魔鬼傷害。

這麼看來,我對流蘇著迷,是潛意識知道它能辟邪,能帶我走正路。所以,我不是流蘇狂,而只是想在充斥牛頭馬面的地方,有望絕處逢生。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11月19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劉炳章:23條立法宜快不宜遲 應持開放心態看共產黨成功領導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