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魂記|姚啟榮網誌

劉山青

76年港大理科生,民運人士,曾在國內因支持民主而坐牢十載。退休後的生活,花1分鐘就可以說完,並非懶人包:每周有半天與老友打乒乓球,半天玩滑浪風帆。其他時間到友人的辦公室上網寫網誌,周而復始,假期與我無關。

答田飛龍副教授的狗屁文章|劉山青網誌

2017-11-13 22:32
字體: A A A

就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一國兩制法律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田飛龍先生在《明報》撰文,借民主黨為起題,指香港有些人「開頭即聲明香港憲制基礎是《中英聯合聲明》,接著就是作為「小憲法」的基本法,而中國憲法在其中的地位被模糊處理。」這類高級五毛的存在本身就是將基本法的地位被模糊處理,從而令港人處於溫水煮蛙的狀態,接受人大胡亂曲解基本法─當年中共對港人的承諾。

爭議的核心是,基本法第十八條規定,「任何列入附件三的法律,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按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戰爭狀態除外。

田飛龍文章所指的:「報告中的『完善與基本法實施相關的制度和機制」包括中國憲法上更多相關條款的對港適用。」完全是主觀揣度,並沒有在行文中提出理據。

第二,「『全面管治權』提法來自2014 年『白皮書』」也是田飛龍故作警人之語,表示他不明基本法原意。正如白皮書結尾所言,「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方針政策和香港基本法」。這表示「白皮書」並非主動加上新的東西。

第三,田飛龍文章所指的:「報告未提及香港在『一帶一路』中的明確角色,而是強調以粵港澳大灣區為重點。」容易引起誤導,以為基本法賦予香港的獨有角色已完。文章將地區發展與基本法憲政地位穿插討論,是有意混淆視聽。

第四,飛龍文章中的「中央全面管治權並不取代香港高度自治權」是飛龍文錯誤理解基本法。因「高度自治」是基本法核心內容,將它視為權和與其他權對立,是完全錯誤。取代「高度自治」必須撕毀基本法。

第五,田飛龍文章所指的「特區政府無力自治、發出特別請求時才會予以介入」語焉不詳,特別是香港社會目前正討論「一地兩檢」的法理問題時。

基本法寫明,「除國防、外交和其他按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自治範圍的法律外,按基本法第十八條,入得列入附件三。」港區人大必須堅持這點;全國人大未來在審議相關提請時,必須注意此項規定。

(圖片來源:北京航空航天大學)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11月13日 下午10:3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澳洲學者新書指中國滲入澳洲 出版社憂遭控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