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平批一地兩檢「鑽《基本法》空子」 質疑其後或設更多內地管轄區

李飛演講重提全面管治權 指港府「責無旁貸」為23條立法

2017-11-16 12:39
字體: A A A

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今日出席《基本法》研討會,發表題為「在國家憲法及《基本法》下,香港作為國家特別行政區的角色及使命」的演講。他在演講中再度提及「全面管治權」,又指特區有責任在港樹立正確的國家和一國兩制的觀念。

李飛甫開首就大談中國的發展在這數十年間如何進步,「中國人民從來沒有像這樣挺直腰桿,向世界發出響亮聲音」。之後就重提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上月十九大報告中,大篇幅提到港澳部份,指這反映中央對港澳同胞的關心和維繫「一國兩制」不動搖的決心。

他又稱讚是次演講的題目抓得準和有現實意義,前者指主要是抓住「憲法」和「基本法」等很重要關鍵詞,後者則是因為這些關鍵詞之間的關係,是《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的理論研究實踐中常思考的重要問題。他指這問題有三層意義,第一,特區究竟從何而來,即你從哪裡來;二,特區在國家體制中有何地位,即你是誰;第三,特區應做甚麼,即你要到哪裡去。

李飛回答第一個問題時稱,「參天之木,必有其根,懷山之水,必有其源。」指香港特別行政區是國家對港恢復行使主權後由全國人大決定成立的,《中國憲法》是特區的根和源,沒有「憲法」,就沒有《基本法》,亦沒有特區和一國兩制。他續指,國家領導人經常同時論述憲法和《基本法》,兩者共同構成香港的憲制基礎。對於有部份人只提《基本法》,有意無意地忽略國家憲法,甚至有人指,香港的憲法依據為《中英聯合聲明》,他表示這都是不正確,強調中國是統一多民族單一制國家,只能有一部憲法,就是國家憲法,在包括香港特區在內的全部中國領域,都有最高法律效力,而香港《基本法》也是據憲法,按特別情況而定。

至於第二個問題,李飛指港人要正確把握「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意思。他表示,香港有少數人在校園內排斥一國,抗拒中央,搞所謂本土自決香港獨立,用各種歪理邪說否定詆譭中央人民政府對港的管治,否認香港是中國一部份的事實,有人甚至用激進暴力的方式把分離主義訴諸行動,但不論他們打甚麼旗號,偽裝成甚麼理論口號,都是荒謬違法和不能容忍,必須要毫不猶豫地抵制和反對。

李飛表示,不過令人痛心的是,有些青年不了解國家和民族的歷史,不清楚香港的前世今生,受別有用心者的蠱惑荼毒,輕信這種錯誤觀念。李飛表示,為一國兩制長期實施,為香港長期繁榮穩定,及為青年一代健康成長,特區政府有責任在港樹立正確的國家和一國兩制觀念。他補充稱今日所講的香港,在法律全稱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直轄於中國,反映香港在整個國家體制中的定位。首先,香港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內接受中央直接管轄,享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非獨立或半獨立於國家的政治實體。其次,香港特別行政區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意味中央對港實行由上而下的憲制性管治,香港特別行政區是統一國家治理體系的一個組成部份,直接接受中央人民政府的領導和監督,中央對港有全面管治權。最後,相較中央對省和自治區直轄市的關係,香港特別行政區授予更多管理本區域事務的權力,可實行與內地不同的政策和制度,實踐港人治港,行使基本法所賦的高度自治權。

最後回答第三個問題,李飛指香港有權利,就要承擔責任,特別行政區再特別,都應對國家承擔不可推卸的責任。他指港人應思考兩個問題,即香港特別行政區該為國家、自己和香港市民做甚麼,而答案就是維護國家主權和利益,及維持香港繁榮穩定,而對此最好的詮釋可見在2014年發表的《一國兩制白皮書》。他又稱中央領導人多次強調的「三個有機結合」,即堅持「一國原則」和尊重兩制差異、維護中央權力和保障特區高度自治權,發揮祖國內地堅強後盾和提高香港自身競爭力三個有機結合,任何時候都不能偏廢。

李飛之後又表示,任何組織和個人都不能超越憲法,並強調維護領土統一為香港「應有之義」及政治倫理。他又主動提到港府未為《基本法》23條立法,指《基本法》實施20來仍未落實此條文,不良影響已「有目共睹」,而港府為23條立法是「責無旁貸」。

(圖片來源:香港電台)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11月16日 下午12:3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沈祖堯任內最後畢業禮致辭 寄語學生說話應留有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