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點評:足總慢三拍 未開波查屯門假波

Steve Chan

-筆談法政

政治與法律之間,存在着什麼關連?

Steve Chan網誌│香港與普選的陰差陽錯

2014-1-5 13:00
字體: A A A

香港的政制須按照《基本法》來設計,而《基本法》則是按照《中英聯合聲明》來制定,因此有關香港普選的進程,前途談判期間發生的事情,有着決定性的影響。昨天《明報》的報道首次引述英國新近解封的記錄,提到為何香港本來實行民選港督或首席大臣(chief minister)的計劃落空,到最後更變成《聯合聲明》條文中的「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

稍為清楚香港歷史的朋友應該都知道,主權移交源起於新界(包括新九龍在內)為英國向清廷租借的土地而非割讓,而本以為是虛數的99年租期到1997年屆滿,因此倫敦須跟其承認的北京政府商討新界的主權問題(而最終結果是連港島和界限街以南的九龍一併撤出)。因此,若果新界跟港、九一樣都是割讓的地方,則香港根本沒有1997年這個大限的存在。

其實,新界的而且確曾經有可能由租借變為割讓。

記者韋安仕(Steve Vines)1997年6月30日在英國《獨立報》撰文提及,早在1909年,當時的港督盧吉(Frederick Lugard,山頂盧吉道以他命名)曾向英國政府提出,交出另一殖民地威海衛,以換取將新界由租借轉為割讓。只是建議沒得到英國政府採納。威海衛1930年交還中華民國時,並沒有包含條款處理新界問題。

時間一轉,到1980年代。據《明報》引述的文件顯示,英國30年前曾擬定4個選項,當中包括民選港督,以及保留港督由英廷委任但權力移交予民選的首席大臣。報道並提到,英政府曾提出由立法局間選產生行政局非官守議員。

設置首席大臣,並讓立法機關的議員入閣出任大臣掌管各決策科,本來就是不少前殖民地非殖化過程中的必經階段,而且都早在1980年代的數十年之前已經開始。從這個角度來看,香港在那時那刻已落後其他前殖民地數十年。

之不過,礙於英方擔心影響前途談判,香港的非殖化和民主化進程由1980年代起就此再多走過30餘年,且到今天都仍在走着兜兜轉轉的冤枉路。

卻其實,大家或者都在研習香港歷史中知道,早在二戰香港重光之時,港督楊慕琦就曾有意推動民主化,只是後來因「中國因素」──中共在內戰中取得大陸的控制,大量難民湧港──而作罷。

同樣的「中國因素」,到1980年代再一次影響香港普選之路。英國解封的文件顯示,英方談判成員如外相賀維擔心,談判會破裂,並會觸發中方單方面宣布收回香港。最終,《中英聯合聲明》並沒有指明行政長官必須直選兼普選產生。

2007年10月,賀維曾以英中協會主席身份訪港。當時曾蔭權剛連任行政長官3個月,《政制發展綠皮書》的諮詢正在進行。訪港期間,賀維在中環文華東方酒店房間接受筆者訪問時稱,英國政府在簽訂《聯合聲明》之時,心目中並無普選時間表,又稱無論是簽訂當年還是訪問當天,都不會猜測目標何時才會達到。

他並認為,人人都在向普選目標努力,而且已有不少成果。他並不認同香港的民主路彎彎曲曲、充滿障礙。

歷史文獻如今為香港人(包括筆者在內)解開疑團,告訴大家為何當年談判其中一方的「主將」會抱持這樣子的立場(或至少告訴大家他為何一直要在人前顯得抱着這樣子的立場)。

筆者相信,隨着更多的歷史文憲陸續解封呈現在公眾眼前,公眾更會明白「中國因素」如何影響着香港的普選進程。而近年貧富懸殊越愈趨嚴重,經濟失衡,則更令大家反思政制缺陷如何影響政府的決策,如何損及大家的生活方式和質素。2013年底開始的這一倘趙普選討論的過程之中,香港人亦不得不再一次思考,大家心目中的「香港」,該當面對中國。(Steve Chan)

延伸閱讀:

【Breaking views 即時點評:香港前途檔案解封 勢掀港政改新爭議】
www.post852.com/?p=2855
.

【賀維:英政府並無普選時間表】
(《信報》, 2007年10月9日)

【Stephen Vines: How Britain lost chance to keep its last major colony】 (The Independent, 30th June 1997)
http://www.independent.co.uk/news/world/how-britain-lost-chance-to-keep-its-last-major-colony-1258861.html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5日 下午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Cody網誌│紙教堂,不單是一個景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