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志平涉賄】消息透露何擬申保釋 分析指縱獲批亦需軟禁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家裡的鑰匙|陳頌紅網誌

2017-11-23 14:00
字體: A A A

原來,我一直保留著娘家大門的鑰匙。

還以為當年決定回香港生活的時候,已經把家裡的鑰匙交還給媽媽。上星期,看賈樟柯的電影《山河故人》,其中一幕,已跟丈夫離婚的女主角,把自己家裡鑰匙交給由丈夫撫養的七歲兒子,跟他說,「家裡的鑰匙,你應該有」。

那一刻,感動得毛管戙。於是想,家裡的鑰匙,我又可有?當晚回家,便左翻右翻,終於找到了很熟悉的古銅色門匙。原來它一直在抽屜裡一個小包包之中,只是早已忘記它的存在。

我情深一片地打電話問媽媽,這些年來,家裡可有換過鎖?還以為,會聽到儼如電影對白般的浪漫回應,例如:「爸媽等著你回來,怎會換鎖?」還以為,兩母女會隔著電話筒痛哭一番,互訴多年離情。

誰知道,媽媽「噓」了一聲,問道:「晨早流流打電話來,就是問我們有沒有換鎖?」還未及回應,媽媽繼續說:「裝修過好幾次,連大門都換了兩道,怎會不換鎖?而且還是雙重電腦保險鎖。」我苦笑道:「那麼,如果我忽然回家,大概要爬窗進來了(從前我忘記帶鑰匙,總是爬窗入屋)。」媽媽立即說:「爬窗都不行!因為我們早已經換上防盜窗,非常堅固,你爬不進來。」

我晴天霹靂,垂下雙肩,像櫻桃小丸子那樣,翻翻白眼,一邊額角出現幾條代表「唔係化」的反高潮黑色直線。唉!明明以為是感人至深的劇情片,忽然被媽媽變成啼笑皆非的卡通片。

後來媽媽追問「幹嗎忽然要知道家裡大門有沒有換鎖」,惟有把電影劇情約略告訴她。她說:「啊!原來你想寫鑰匙,其實也沒什麼好寫。不如寫廚房,你上次回美國,有沒有發現家裡的廚房很不一樣,還有那些廚櫃……(下刪一萬二千字)。」

(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11月23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曾鈺成又做中央護法 稱對特區監督權只屬被動及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