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派打尖修議事規則攻略|艾青天|添馬內望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骨氣pizza|陳頌紅網誌

2017-11-27 14:00
字體: A A A

住在尖沙咀那段日子,早晚都叫外賣,所以跟居所附近的外賣嬸嬸、叔叔都很熟絡。其中一個嬸嬸,對我特別好。由於她在茶餐廳,也同時負責煮麵、烚菜,每次我點油菜,她都一定很「重手」,給我雙倍份量。

為了報答她的好意,每年過節,都會送她月餅、糉子、年糕。朋友結婚,收到餅卡,也會轉贈給她。記得第一次送餅卡給她的時候,她顯得非常雀躍。她告訴我,因為家裡一直窮,兒子由出生到十幾歲,卻從沒吃過西餅,「今天他終於可以吃到了,他一定會很開心。」她握著手上的餅卡,說著說著,雙眼通紅。之後,每隔幾個月,我都會買餅卡送給她。

香港大部分小朋友,應該很難想像一個十幾歲的哥哥,一輩子不曾吃過西餅。他們可能三歲已經有生日派對,年年切蛋糕,也許覺得西餅等同米飯那樣普通。

正如,相信大部分在歐美生活的小朋友,都很難想像,有些跟他們同年紀的人,想吃一塊pizza都這麼難(當然,有很多人甚至連吃的東西都沒有,別說是pizza)。

在印度電影《兩個小孩的pizza》中,兩個生活在貧民窟的小兄弟,因為想一嘗pizza的味道,很努力去掙錢。即使有一個經常跟他們隔著圍網聊天的富家小孩,知道他們想吃,便把兩塊吃剩的帶給他們,但哥哥堅拒接受,說:「我會自己掙錢買來吃,我不要吃人家吃剩的。」

當他們儲夠了買pizza的錢,pizza店的守衛,卻因為他們身上的寒酸衣著,而不讓他們進入。於是,兩兄弟咬緊牙關,繼續掙錢,然後去買新衣服,昂首闊步地以為終於可以一嘗心願,誰知道卻遭受更大的凌辱。

為一塊pizza也好,為五斗米也好,要吃得有骨氣,代價原來很大。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11月27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行管會決定追討DQ案每人約300萬薪津 惟投票仍列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