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凱廸倡基本工程撥款機制抽起爭議項目 劉怡翔:偏離公共財政憲制原則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喂,你聽唔聽到?|陳頌紅網誌

2017-11-28 14:00
字體: A A A

最近,每當要跟遠方的媽媽通電話,都像回到上世紀七十年代。記得小時候聽媽媽講長途電話,像隔住一個山頭唱山歌,要很大聲地叫喊:「喂──喂──你聽唔聽到呀?喂──係──美國依家幾點呀──」(題外話:從前的人講長途電話,每次都要問對方「你嗰邊依家幾點」,或者告訴對方「香港依家幾點」,很奇怪),總之,全層樓的鄰居都知道你在講長途電話,偏偏電話裡的親友卻聽得不清不楚。

近日媽媽就是這樣。她總是投訴我說話音量太小,聽得她很辛苦。惟有以突然看到小強的尖叫分貝,跟媽媽聊天。但由於兩地有時差,要在半夜才打電話給她,夜闌人靜,扯高嗓門,真擔心擾人清夢。有可能是因為講電話的程序出錯。因為每次都讓伴侶先跟媽媽聊,伴侶聲如洪鐘,媽媽聽完他說話,就似是去完震耳欲聾的夜店一樣,之後我的音量減了半,她當然覺得有問題。於是改變次序,先由我跟媽媽說話,再由伴侶結尾,這樣,媽媽聽覺的差距沒那麼大,果然,她就少了投訴。

其實,老人家聽覺退化,也是自然的事。加拿大一項研究指,不少人在踏入六十歲之後,聽覺至少減一成,一直到了八十歲,有可能失去五至六成聽力。除非自小便學習樂器,會把聽覺訓練得比一般人靈敏,到了六、七十歲,這些音樂人的「聽力歲數」,則會比其他同年紀的人年輕十多二十年。不過根據德國另一項研究,一些專業音樂人,如果長期跟樂團練習、演出,或者長期在錄音室內,聽著高分貝音樂,他們的失聰率又會是一般人的四倍,所以有幸有不幸(《每日郵報》)。我有靈敏耳朵,除了玩樂器,大概還因為小時候父母把我趕上床後,便追看電視劇,我要在房裡豎高耳朵追劇有關。

(圖片來源:台灣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11月28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前中央軍委張陽涉郭伯雄徐才厚案上吊身亡 《解放軍報》即發文批畏罪自殺「可恥結束自己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