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謹申:修議事規則降法定人數或違憲 林鄭應公開表態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這是我的名片|陳頌紅網誌

2017-12-8 14:00
字體: A A A

有一天去體育館觀看表演,碰到一個多年沒聯絡的朋友。問他現在的工作是什麼,他說:「給你一張名片。」然後,摸一摸外套的左邊口袋,又摸一摸右邊口袋,再摸摸兩邊褲袋,都沒有。他再低下頭,在背包中翻了半天,終於找到一張形狀像一個洗衣球,幾乎皺作一團的名片。他用力把它拉直,掃了兩下,遞給我。

我用指尖拈著卡片,笑道:「這名片,大抵是之前你給別人的,但別人扔進垃圾桶,被你撿回來的吧?」他「哈哈哈」三聲,用一種「看來這麼多年不聯絡,絕對不是損失」的仇怨眼神瞅著我,嚇得我連忙轉換話題,拿著他的名片研究,再很誇張地豎起拇指,「嘩!物流公司副總經理,真了不起」。

回家後,我考慮了一些時間,到底應該用塑膠袋把它裝著再收起,還是應該用手機為它拍照,然後,讓它速速回歸垃圾桶?嗱嗱嗱!必須申明,絕非不尊重別人的名片,而是,它看起來實在太太太髒了。我不斷幻想它曾經跟吐過痰的紙巾、腐壞了的火腿、吐出來的魚骨,擁抱在一起的情況。最後,不得不實行了第二個想法。

根據巴黎第五大學教授弗雷德里克.魯維洛瓦的《禮貌史》,在十七世紀時,於拜訪別人前遞上的「拜訪卡」(名片前身),不僅要乾淨整潔,還有很多嚴格規定。例如,如果將要到訪的地方,有多位女士,拜訪者必須向所有女士都遞上卡片。但如果拜訪者是女士,她就只能向其他女士派卡片,不能向男士派卡片,而且女士的卡片上,不可以有地址。男士的卡片,要隨身攜帶於衣袋裡,女士的規定要放在卡片盒中。

其實我也曾經遇過,正要把名片遞給別人時,發現它折了角,有點尷尬。幸好當時背包裡有其他新的,否則,真情願說「先寫電話給你,下次再補上名片」。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12月8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何志平傳月內安排提訊 或由陪審團決定是否起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