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正聲批南京大屠殺滅絕人性 毛澤東曾謝日本侵華令共產黨取得政權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我很樂意信任你|陳頌紅網誌

2017-12-13 14:00
字體: A A A

當社會還不是那麼撕裂、當世界還不是那麼醜陋、當人心還不是那麼險惡的時候,我很容易、很樂意信任人。如果當年已經有歹徒假扮內地公安那類電話騙案,我極有可能成為受害者。

剛回來香港時,有一次在街上被一個老婆婆攔住,她說她乘錯了車,迷了路,又掉了錢包,問我拿一百元乘的士回家。當時我二話不說就把兩百元塞到她手上,因為擔心她乘的士時萬一遇上交通擠塞,一百元不夠,又擔心她沒錢吃晚餐,所以給她兩百元。當她準備轉身走時,我想了想,還是不放心,便問她要到哪兒去,不如由我送她回家。又問她需不需要打電話給她的子女報平安,又問她錢包是在哪兒不見的,要不要陪她報警。最後,老婆婆以一種「你就饒過我吧」的眼神看著我,不住搖頭揮手,「都不用了!小姐,我自己走可以了。」然後拔腿就跑。

到底老婆婆是真的掉了錢包,抑或是騙子,還真不敢說。只是,幾天之後,友人在同一個地點,也遇到一個老婆婆,聽她的形容,跟我遇上的應該是同一人。她也說自己迷路、掉了錢包,問我友人拿一百元乘的士回家。最後,友人只給她五十元。老婆婆在三天之內,乘錯兩次車、迷了兩次路、掉了兩次錢包,也確實是太不小心了。

美國康奈爾大學和德國科隆大學的聯合研究指出,雖然我們為了自身安全,對陌生人或多或少都存有戒心,但依然有六成二的人,在不肯定自己會否受騙的情形之下,願意向陌生人投下信任一票。因為表露不信任,會令對方覺得不受尊重,甚至人格受辱,令雙方都尷尬。

現在,我比較小心謹慎。前陣子有一個和尚向我化緣,我問他是禪宗、密宗還是骰盅,如果他回答「骰盅」,很明顯,他不僅是騙子,還是──傻的。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12月13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羅哲斯牽頭組織Hong Kong Watch成立 彭定康指關心香港並非外國勢力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