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仔日記∣黎智英策動全港大串連

范析852│古有六四四大寇 今有六四四大「丑」(六四系列之四)

2014-6-3 07:28
字體: A A A

明天,是「八九六四」25周年。

雖然四分一世紀過去了,平反六四這卑微訴求依然未能如願,更甚的是,當年整場學生運動爭取的民主、自由、人權等價值,至今不單了無改善,更有每況愈下的趨勢;至於反貪腐,涉及的官員與金額,倒是愈來愈高又愈來愈大。

六四的歷史,很多港人至今也不敢遺忘,畢竟當年事件曾觸發了150萬港人上街。雖然事件的真相因內地拒絕「解禁」,至今仍未能水落石出,但不同的歷史資料、人證和物證,都幾乎指向同一事實,就是軍隊武力鎮壓清場,最終造成無數死傷。

如此的一個歷史傷口,同時更如一面照妖鏡,在不同年代裡照出了有人因追求權力而流露的醜陋,當年的國務院總理李鵬、北京市長陳希同、國務院發言人袁木,以至後來的民建聯主席馬力,不惜掩飾真相和扭曲歷史,好為專權的政府強說辭,可說是六四事件中的「四大寇」;而當25載轉瞬已逝,香港這邊廂的一眾「愛」字頭組織代表人物:李偲傿、高達斌、傅振中及陳淨心這「四大丑」原來已全面現形,在六四紀念前夕「火力全開」,全面跟悼念六四打對台,既為維穩,也是執行政治對沖,卻同時在真人示範如何埋沒良心。

當年六四,時任國務院總理李鵬跟國家領導人鄧小平,被視為是鎮壓學生的幕後黑手,而在六四之後「紅」起了一個人,就是時任國務院發言人袁木。他在6月6日,公開發佈六四事件的暫時統計數字,稱「軍隊和地方加在一起的初步統計數字是近300人,其中包括部隊的戰士,包括罪有應得的歹徒,也包括誤傷的群眾,當中包括23名是北京各個大學的學生。」

把部分死傷者形容是「罪有應得的歹徒」,固然令人深深不忿,而袁木最少在最初,也承認六四有死人這事實,雖然外界認為他把數字大幅減少。不過,在個多星期後,當袁木接受外國傳媒訪問時,卻大改口風,稱戒嚴部隊在天安門廣場執行清場任務過程中「沒有死一個人,沒有軋傷一個人」,自此,外界都戲謔袁木是「好誠實」的典範,把掩蓋真相的重任發揮得淋漓盡致。

至於李鵬,他在89年5月19日即六四前夕,在電視上發表措詞強硬的「五一九講話」,引起當年遊行學生極度不滿。外界認為李鵬贊成當時出動軍隊進行武力鎮壓,他當時有份坐鎮中南海參與了對學生運動鎮壓的指揮,並簽署戒嚴令。而鄧小平更是聽取了包括李鵬等人的彙報,才同意把事件定性為「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動亂」,提出「快刀斬亂麻」加以解決,故有支持學運的人士及死者家屬,稱他為「屠夫李鵬」。

另一個罪魁是前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他在89年時任北京市市長,據趙紫陽在回憶錄《改革歷程》中透露,陳希同跟李鵬帶頭把學運定性,有份坐鎮中南海作鎮壓指揮。而在事發後的6月30日,陳希同向全國人大作《關於制止動亂和平息反革命暴亂的情況報告》,當中捏造出「倒鄧保趙」的預謀,將所有群眾組織都定性為進行「動亂」和「暴亂」的非法組織,把人民赤手空拳的抗暴,污衊為「對解放軍的屠殺」。不過,陳希同在晚年就解釋,報告是由中央委員會起草,他只是作為執行者,自己一個字也沒參加討論,甚至一個標點符號也沒有改過,欲為自己開脫。

馬力「碌豬」論再惹港人公憤

陳希同、李鵬及袁木,同年都以第一身參與鎮壓,同是也是權力核心,不面對真相似是理所當然(惟也罪無可恕),但有人卻願為當權者的暴行塗脂抹粉,所說的,是已去世的前民建聯主席馬力。

時為2007年5月中,馬力與傳媒茶敘時談到六四,認為有中學教師教授中史時,以「屠城」來形容六四並是不合理,指若是「屠城」,四名學運領袖包括柴玲、封從德、侯德建和吾爾開希「肯定最先被殺」,四人應全部死掉。他又質疑解放軍在現場燒屍的指控,指「如果這樣就可以燒屍,焚化爐就不用輪候這麼久」。

而最大的爭議,更是他指傳媒拍得地上有「肉餅」就認定坦克車輾斃學生並不恰當,竟提出「找一頭豬來測試一下便知道能否變成『肉餅』」,結果他的言論,被譴責是「冷血」、「無恥」,就連自己的政黨也「不幫親」,民建聯指他的言論只代表個人,並非民建聯立場。其時出任民建聯副主席的劉江華更稱,若有人因言論而受到冒犯,他願代為致歉,更稱「六四這件事,我們永遠都不忘記,放在教科書是對的」。而馬力在發表此番言論後不足三個月,就因腸癌去世。

為反悼念六四齊去盡

歷史的傷口,最終總有人要為此負起責任,只是在不同的年代,卻繼續有人為求向當權者獻媚,不惜扭曲歷史,言論和觀點甚至更為過份,其中近期最「出位」的,就首推六四「四大丑人」,真人示範為了抹黑和扭曲六四,「究竟可以去到幾盡!」

丑人1號,有愛港之聲主席高達斌,日前宣布將在6月4日晚,在維園近港鐵天后站設街站,播放剪輯的錄像片段,希望讓市民從另一角度認清六四真相,更指「當年六四天安門廣場內無死者」,同時昨日再老調重提,指責當時代表支聯會的李卓人,攜帶港人捐款及物資抵達北京支援學運,不然學生就會逐漸撤離廣場,中共就不會有鎮壓,因而是罪魁禍首,云云。而其實,他如果有拜讀趙紫陽的回憶錄,相信不難發現自己其實是又有錯誤又扭曲。

丑人2號,有「正義聯盟」的李偲嫣。「正義聯盟」昨日才有一名被稱「會長」的參與者,公然喝斥《蘋果日報》記者「寫乜嘢六四啫!平時都有人死啦!」而李偲嫣日前又指,當年軍隊也有死人,圖藉此來轉移視線。

丑人3號,是曾經是「愛」字頭的陳淨心,沉寂一時的她,似欲藉六四「捲土重來」,就在日前的六四遊行舉行當天,當一眾「愛」字頭組織共組「六四真相」於修頓球場外跟遊行人士短兵相接,已經變成「愛港行動」召集人的陳淨心,就選擇在尖沙咀「六四紀念館」所在的商業大廈外示威,同時發表「當晚在木樨地及六部口一帶因為有『暴亂』,所以有學生在當地因『暴亂』而死」的言論,令人側目。

丑人4號,還有現時成為「保衞香港運動」發起人的傅振中。他昨日才在Facebook上呼籲市民,在六四當晚參加他舉辦的「打倒港獨漢奸分裂國家」集會,暫定在尖沙咀天星碼頭,以表達「反對香港成為顛覆國家基地,維護國家主權領土完整」,又叫出席人士將以藍帽子及白T恤為記認。由於以立法會議員黃毓民為首之普羅政治學苑和黃洋達領導的熱血公民,早已表明六四當晚會在文化中心外之「自由戰士」雕塑旁舉行悼念晚會。換言之,雙方很大機會會相遇。

其實四大丑人,由打擊佔中到反對驅蝗,幾乎種種反對中國的運動或場合上,都有他們的影蹤,以外圍維穩隊伍身份,扮演跟群眾立場對立的一方,向群眾大唱反調,而他們的「循環再用指數」更是極高。現時他們對六四這議題全力「進攻」,且愈近「六四」25周年「正日」,攻勢更見頻繁,最大的目的,恐怕不出想減少參與六四晚會的人數,但群丑亂舞,其實更隨時適得其反吧!

(撰文:范中流)(圖片來源:蘋果日報、香港電台、六四真相網站)

延伸閱讀: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6月3日 上午7:2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陳頌紅網誌│天才,由一萬小時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