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語錄】梁愛詩:大律師公會對中國憲法理解不足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我們曾經都是小王子|陳頌紅網誌

2017-12-29 14:00
字體: A A A

沒有童心的人,不會看《小王子》。

但是,若只有一顆童心,也看不懂《小王子》。

安東尼.聖修伯里的《小王子》不是「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個很遙遠很遙遠的地方……,然後王子與公主,就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的美麗童話,而是合上書本之後,會經歷不劇烈,但持續波動的思潮起伏,會一直重複回想小王子與飛機師、玫瑰、狐狸、國王、地理學家等等的對話,會失神,會有哀愁,會感到欷歔。

《功夫熊貓》導演Mark Osburne所拍的《小王子》,應該也不是給孩子看的,是給那些早已經忘記自己曾經是孩子的大人看的。小時候,我們都討厭做功課,最怕溫書,不想考試。我們盼望放暑假,不用上學,不用跟隨每日沉悶的時間表生活,還可以趁父母上班時,跟兄弟姊妹玩角色扮演,發揮最大想像力。

但當我們變成大人,當了父母,最常強迫子女做的,就是自己曾經討厭的做功課、溫書。誰說考試不是求分數?大部分父母都不會相信。孩子在課餘明明可以用作休息、嬉戲的時間,都要被大人剝削,迫他們去學習一萬幾千種技能。是社會的錯,是教育制度的錯,所以大家都有苦衷,大家都擔心子女輸在起跑線。結果,起跑線上擠滿了沒有笑容的疲憊孩子。

童年回憶,不再是玩偶、踿躚、足球、漫畫書,而是上課、下課、上課、下課。新世代的童年,像發育不良一樣,愈縮愈短。才剛放下奶瓶,已經要穿上戰衣,披荊斬棘地為未來八十年的人生打拚。以為是幸福的籌劃,其實只是背著幸福外殼,跳過沒有美好成長過程的火坑。

在電影中,最令人傷感的是,代表著夢想的小王子,流落塵世,竟然都忘記自己是小王子。被困住的星星,不再向我們微笑。有羊、有玫瑰的童年已經死去,而我們,依然活著。

(圖片來源:《小王子》電影預告)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12月29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全文轉載】法政匯思就人大常委會關於「一地兩檢」決定的聲明(附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