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若驊僭建】鄭若驊獨立屋疑僭建400呎地庫 大宅多處改建無入則

特約轉載

不時跟讀者分享各路名家文章,集思廣益。

練乙錚:中央政策組的一些人和事(「浮桴記」十七之十三)|特約轉載

2018-1-6 09:30
字體: A A A

(編按:時事評論員練乙錚於2004年離開政府後,撰文回顧出任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時的經歷。練乙錚於第十三篇文章談及當年引起社會極大迴響的數碼港風波,憶述稱當時向時任特首董建華提出計劃的三大問題,包括不經投標而直接批出土地,必招致其他地產家族強烈反對等,不過該等意見最終沒有被接納,有領導官員甚至對其意見反感。練乙錚認為,經過數碼港與西九文化區爭議,大地產商家族之間的矛盾白熱化、表面化,而董建華亦與一些重要支持者變得貌合神離。現轉載全文如下。)

我於一九九八年九月中參加中央政策組的全職顧問工作,於去年(編按:二零零四年)七月五日被勒令停職,至九月中約滿、十一月初酬滿,正式終止和特區政府的僱傭關係,但仍須「過冷河」一年並繼續遵守公務員保密條例。在尊重、遵守法律規範的前提下,我願意在餘下幾篇文章裏寫下我六年中在組內的一些見聞經驗,或可滿足讀者對中策組這個人稱神秘的政府單位的部分求知欲,也好讓大家能從一個側面比較深入了解近年來政府的一些政策和政治行為。

中央政策組其實沒甚麽神秘,它是一個沒有權力、但可以有影響力的政府單位,負責跨局的政策研究,就其他部門的政策建議進行反思、駁議、提出獨立意見,收集和分析民意,替行政長官撰寫一年一度的《施政報告》,等等。它規定的服務對象只是三個人:行政長官、政務司司長、財政司司長。事實上,在我任職六年當中的頭四年,中策組主要是服務董先生;政務司司長曾委託中策組做珠三角及人口政策研究,其他局長也偶有「違規」光顧。財政司司長則一直以來有自己的各種顧問委員會,所以除了每年的財政預算案公佈之後要收集意見,通常不倚靠中策組。

三位首顧各有不同

中央政策組有多大的影響力,關鍵在於其首席顧問與行政長官的個人關係。我進組時,首席顧問是公務員的蕭炯柱;蕭思想活躍,時有新意,據說當時董先生很看重他,但他很快就調離,我無從觀察其影響力。接任的鄭維健,與董先生私交甚篤,乃眾所周知;鄭來自商界世家,政經思維有其階級局限性,但個人經歷不盡似一般「二世祖」,他在接管家族生意之前已建立了自己的事業,是美國康奈爾大學醫學院的癌病專家。他是工作狂,這方面很合董先生心意;他有相當強的系統抽象思維能力,而且不恥下問不忌才,人人都是他的一字師,見人頭一句常常是 “I want to tap your brain”,所以能夠很快掌握具體政策知識和政治形勢。但是,可能由於他前半生受的是學術訓練,所以有反智傾向的董先生雖然很敬重他,卻有時本能地抗拒他的意見。鄭於零一年底離任,半年後由劉兆佳接替,因為董先生後來發覺民意「重要」,而劉是著名民調專家。起初,劉不脫學者習性,與董先生不甚咬弦;半年後他改變戲路,遂受重用,但經「七一大遊行」一役,因為對遊行人數預估嚴重偏低,中央很不高興,所以據同事說後來回歸學者本份,除了中午約人吃飯聽意見之外,比較多時間在自己辦公室裏看書。

我進組不久,便發生了「數碼港事件」。政府事前保密,整個計劃以接近既成事實方式曝光。我是從報上得知內容的,社會上反響強烈,前所未有。大家記得,當時是亞洲金融風暴爆發不久,本地股、樓市狂瀉,失業率攀升,香港經濟無法翻身;忽然美國股市傳來高科技、IT、dot.com 概念熱潮,對特區政府領導來說,這個熱潮猶如一根救命草,擁抱還來不及,確實難以忍受來自各方對數碼港計劃的質疑、反對,於是很快陷入概念上的混淆、計劃審批上的一廂情願,最終負上「利益輸送」的惡名。

大商賈粗言罵數碼港

「數碼港計劃」一曝光,我便參考世界各地多個政府對高新科技扶助政策,了解香港政府以往批地規矩,又在本地業界重要人士當中收集意見;最後,我向董先生指出:(一)數碼港一部分是住宅地產項目,另一部分是特殊用途(IT)地產項目,因此整體上仍然是地產項目,本身不含多少高科技,不應標籤為高科技項目而獲得重大政策優惠或特別寬鬆處理;(二)所用土地審批方式不尋常(那時我不知道前有鍾逸傑批愉景灣地的秘聞);(三)如此大量土地批出而不經投標,必然招致所有其他地產家族的強烈反對,直接沖擊本港政治生態的上層平衡。後來,據一位同事說,上頭有些領導官員對我的說法很反感。我的意見雖未被接納,但確實站得住腳,尤其第三點更不幸言中:我當天就在辦公室接到一位相識的大地產商來電,衝口而出粗言穢語大罵數碼港,嚇了我一跳,可見整個計劃後面赤裸裸一個「利」字,董先生搞高科技是枉費心血。由於有數碼港在前,又有西九龍文化區的投標規定在後,大地產商家族之間矛盾白熱化、表面化;一些本來是董先生的重要支持者,變得貌合神離,甚或琵琶別抱,他後來在北京政圈中失勢,便是禍從此起。

政策錯誤,令香港統治集團中的利益失調,衝突叢生;推而廣之,整個社會又如何可以和衷共濟?北京希望港人團結,在上不行、下不效的因果律之下,又如何可以實現?事隔數年,特區政府大概也看到數碼港並不是搞高科技的靈丹妙藥;dot.com熱一過,道路還是那麽修遠。我們不必懷疑增加適合IT用途的特殊地產資源會降低用家成本,加強密集效應,從而吸引更多公司在本地發展,生產出更多更好IT產品;這是經濟學的ABC。問題是開發數碼港的方式不妥當,政府付出的公共資源成本和政治代價太大,與公眾收益不成比例。引致這個結果,既是因為政府求成心切,又是由於「好心而無知」的官員過度干預。愈欠缺專業知識、愈高級的官員犯這種錯誤,對社會的傷害就愈大。然而,數碼港只是特區管治史上第一顆政府自我引爆的原子彈。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1月6日 上午9: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秀才遇著兵|常月明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