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行|生活旅客博客

【香港玩完】香港發展要仰中國鼻息 政策方向大型基建全被規劃被配合

2018-1-6 20:15
字體: A A A

香港首任特首董建華甫上台就高呼「中國好香港好」,至其愛徒梁振英任港第三任特首時,則指港要做超級連繫人,替中國連繫世界。主權移交20年,香港由以往獨當一面,已變成不論是發展方向,還是大型基建,莫不要配合中國的主線進行。

大灣區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去年3月發表的工作報告提到,要推動内地與港澳深化合作,研究制訂「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規劃,包括香港、澳門及珠三角九市(廣州、深圳、佛山、東莞、中山、珠海、惠州、江門、肇慶)。
其實「粵港澳大灣區」一詞首現於媒體是2014年,深圳市政府首次在工作報告中,明確提及發展「灣區經濟」。翌年前廣東省長朱小丹發表政府工作報告,大灣區將擁有世上最大的港口區、機場群、城市群,可形成全球最大的運輸和物流中心,亦會發展航運、跨境基礎設施、以及以港澳為主的金融及專業服務。
國家領導人金口一開,特區政府立即緊遵意旨,時任特首梁振英去年4月,即任期尚餘不足兩月時,就率團與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政務司司長張建宗、6位局長或副局長及其他特區政府官員、23位行政會議非官守議員等,前往大灣區其中6個城市考察,規模之大實屬罕見。
至於現任特首林鄭月娥在其首份《施政報告》中,就36次提及「大灣區」或「粵港澳大灣區」,而上任特首約半年來,亦不斷把大灣區掛在嘴邊。
雖所謂「大灣區」概念,實源自舊金山灣區、紐約灣區及東京灣區,但粵港澳三地制度各異,大灣區有一定的整合難度,其中港、澳均奉行一國兩制,法律制度與大陸迴異,而大至貨幣制度,小至交通條例,三地亦不盡相同。更重要的是,有意見質疑粵港澳大灣區本身已是個無中生有的概念,是將香港強制納入區內。

一帶一路

在大灣區之前,另一個「中港融合」的概念就是一帶一路。一帶一路倡議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3年前提出,要帶發展「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時任特首梁振英在2016年的《施政報告》中,破紀錄連講44次一帶一路,而且在引言部分就先提及國家「十三五規劃」及「一帶一路」,更將「一帶一路」獨立一章提出設於第三節,僅次於「經濟」,之後才是以本港為主體的「創新及科技」和「房屋土地與交通運輸」等章節,做法明顯是把「國家」政策放在香港之前,「一國」高於「兩制」。
至於林鄭月娥亦不遑多讓,在其處女《施政報告》中,講了33次一帶一路,並宣布會加強「一帶一路辦公室」的人手。

亞投行

另一個和一帶一路相關的項目就是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據中國財政部文件介紹,亞投行的作用為「通過與現有多邊開發銀行開展合作,將更好地為洲地區長期的巨額基礎設施建設融資缺口提供資金支持」。特區政府在去年6月中正式成為亞投行新成員,本來這並非甚府麼大問題,但必須指出,香港第二任特首曾蔭權年代,香港實有機會加入以美國為主導力量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成員國還包括日本、澳洲、加拿大等12國,但梁振英上任後,TPP的建議即「銷聲匿跡」,被亞投行取而代之。

創新及科技局

香港的資訊科技業界一直希望能有一個創新及科技局,令業界資歷能獲承認,前特首梁振英「果斷」回應社會訴求,任內積極推動成立創科局,但卻似乎與業界期望有落差,且更似是為國家服務。
深圳市早在10年前,已積極發展創新科技,梁振英的行政會議成員張志剛曾撰文指,深圳市已「變身為全球著名的高科技產業基地」,世界前列的通訊設備供應商華為與中興、互聯網企業騰訊、生物科學企業華大基因等,都早成世界級公司。另一方面,深圳周邊的內陸地區,亦已成為上述企業相關產品的生產基地。
在此前提下,香港再辦創科,難免令人聯想到,其最大作用又如多年前製造業北移的「前店後廠」概念,發揮僅餘的「香港品牌」、設計包裝以及國際營銷網絡等優勢,幫國內產品出口外銷。

高鐵

林鄭月娥在去年除夕回應大律師公會就高鐵一地兩檢發表強硬聲明時,既斥有部份法律界人士為「精英心態」,又指有人「屈中央」,要求香港建高鐵及實行一地兩檢。不過翻查資料,特區政府在《鐵路發展策略2000》提出籌建的,其實起初是稱作區域快綫,但中國鐵道部2004年發佈的《中長期鐵路網規劃》,宣佈會在全國建「四縱四橫」鐵路網,並把香港納入規劃,由香港西九龍至深圳福田,使其成為京港客運專線的一部分。就算是高鐵的建造方案,香港亦疑似被規劃,由原先計劃使用車程多12分鐘,但成本可節省一半,即時經濟內部回報率(Economic Internal Rate of Return, EIRR)亦較高的「共用通道方案」,在時任特首曾蔭權在2007年出席粵港合作聯席會議後,即急轉軚指要用「專用通道方案」,而行會更在翌年4月才通過有關方案;曾蔭權被質疑是接政治任務改方案。

新界東北

把13名用行動提出反對的年輕人送入監房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為前特首曾蔭權的十大建設計劃之一。他在2007年的《施政報告》中表示,會開展古洞北、粉嶺北、坪輋和打鼓嶺以及洪水橋新發展區的規劃及工程研究,並擬訂實施策略,冀新市鎮「提供土地作住屋、就業、高增值及無污染工業等不同用途,透過全面規劃,提供注重優質生活空間,以及為住戶和用者提供便利的另類居住選擇。」
不過政府於翌年發表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第一階段諮詢文件,卻列明「新發展區可把握香港與內地之間日益頻繁的經濟聯繫」,其中古洞北更是「往返內地交通方便」。2009年的第二階段公眾諮詢,文件同樣列明發展是「與深圳市的發展配合」。至於2012年的第二階段諮詢,文件也提到新界東北發展的目的是「為促進港深兩地社會經濟發展提供機會」。上述幾份文件的用字,完全反映出政府由發展新界東北之初,便已將之定位為加強與大陸經濟、人才等方面交流的發展項目,換個角度而言,就是把東北發展區成為「深圳後花園」,方便大陸居民往來香港。

香港在戰後乘時勢令經濟起飛,成「亞洲四小龍」之一。然而,在主權移交過後,面對來勢洶洶的中國,再加上自身不思進取,香港已變得被中國予取予攜,任何重大的發展方向和基建項目,全都是因中國發展而來,要不被規劃,就是被配合。昔日的獨當一面,已如逝去的感情一樣留不住。

(圖片來源:香港品牌、財政司司長網誌、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規劃及工程研究及政府新聞網)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1月6日 下午8:1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人大「說了算」有鐵證,肯定會「撩慶」習帝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