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曉程網誌│陳曉程網誌│+86博客:港大畢業女生 做大陸廠有因

范析852 | 民建聯保安局聯合示範 「做媒」做到上立法會

2014-6-3 22:16
字體: A A A

「六‧四」25周年前夕,香港政壇就彷彿愈來愈荒謬。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今午在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會議中途,公開揭發撿到一份據稱由民建聯立法會議員梁志祥擁有,印有「民建聯研究部」的文件。文件中竟大大隻字有「保安局提供的跟進問題」字眼,然後是數條有關「酷刑聲請」的問題。部分問題中,更「教」議員提出什麼反建議。

從保安局局長黎棟國事後試圖解畫,說「局方只是提供『資料』,議員最終怎樣問問題,他們不能控制」這種支吾以對的說法,老范都可以「肯肯定」,這些問題極有可能是保安局提供予民建聯。而當中最離譜的是,在梁國雄已經手持文件質問保安局之後,葛珮帆議員竟還在其後的發問,主線繼續與這些「保安局提供的跟進問題」,不謀而合。

迎合保安局酷刑聲請立場

更重要的是,有關文件與葛珮帆議員的提問,完全反映了政府對酷刑聲請的涼薄。在「保安局提供的跟進問題」中,所有問題都立場鮮明地針對酷刑聲請者。例如,有問題質疑酷刑聲請者來港後,並非第一時間申請;另一些問題則懷疑,這些人是濫用制度「打黑工」,以及對香港的納稅人是否公平,云云。

然後,葛珮帆就示範如何「收集民意」,繪影繪聲地將「市民」對酷刑申請者的「擔憂」,「反映」給政府「知道」。

葛珮帆引用的例子,是一名酷刑聲請者曾強姦香港女性。然後,葛珮帆進而「質問」政府,現時的制度是否「有漏洞」,香港的資源能否應付?而這些牽涉酷刑聲請者的風化案、「打黑工」問題等,政府又會否嚴格處理?葛珮帆的問題,與「保安局提供的跟進問題」,在本質上根本毫無分別。

須知道,保安局這種做法最大的錯誤,是明目張膽、白紙黑字的把親建制立法會議員,視作捏造民意的機器。政府提供的問題,在葛珮帆的口中,便成為「很多市民」以「電郵」向她表達的憂慮。藉此,政府隱含的既定立場,就能透過民建聯化為民意基礎,然後予以推行。因此,梁國雄在會議中便特別強調,他要針對的不是民建聯,而是以這種「低莊」手法偽造民意的政府。

聯手破壞行政立法兩權分立

然而老范認為,是次「長毛」對民建聯議員還是太過厚道。須知道,沒有民建聯議員的「拍和」,政府這種「假質詢、造民意」的伎倆,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立法會議員的天職,本來就是為民發聲,監察政府。即使老范「退一萬步」為葛珮帆辯護,她是確切地收到市民在有關方面的憂慮。那民建聯就更應事避嫌疑,嚴詞拒絕保安局這類文件,而非像現在一般,大刺刺地將「劇本」帶進立法會(更要在場丟失,還要被泛民撿到)。

老范再「退多一萬步」,政務官向建制派「通水」,就當本來已是「潛規則」。然而,這次梁志祥不慎流出的文件,揭示了現在的建制派議員單靠政務官「口耳相傳」,亦未能組織成有邏輯的追問。因此,保安局必須提供「極口語化」、白紙黑字的劇本,民建聯議員才能安心發問。老范慨嘆,部分民建聯議員的質素,是否已經江河日下至如斯境地。

泛民怒斥公然偏袒民建聯

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曾經說過,行政立法關係已經處於臨界點。老范經此一役,發現這個說法,原來只是部分正確。政府與立法會最大黨民建聯,一早已經合作無間,「無所不談」,正朝著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願景「三權合作」邁進。

相反,泛民議員,政府則完全拒絕與他們溝通。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向老范表示,他一直就酷刑申請問題,要求約見保安局,卻一直被當局拒絕接見。

張超雄在今日之前,大概不能想像,其實保安局不但有時間接見民建聯議員,更能連跟進問題也能他們提供。今日立法會的「劇本洩漏」事件,可見政府在特首梁振英治下,立法會不但是橡皮圖章,更悲哀的是,以民建聯為首的建制派甘願自我閹割,成為政府製造民意的工具。

(撰文:范中流)(原圖:有線新聞台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6月3日 下午10:1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范析852│反削自由行圖爭話語權 官商玩數據或弄巧反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