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用的無用|陳頌紅網誌

在這種氛圍下的社會,得難令人見到希望。|艾青天|添馬內望

2018-1-22 13:30
字體: A A A

新任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僭建門」風波愈炒烈。近日更有報道指司長名下其他物業都有僭建問題,令事件愈描愈黑。其實現行法律已有既定律程和機制處理涉嫌僭建問題,涉事者可按法律作出補償而避免承受牢獄之災。

律政司司長既為特區主要官員之一,更須以身作則,為社會樹立典範。人誰無過,為官者若連承擔過犯的勇氣,又何以說服市民:司長可以為香港捍衛公義和法治精神?

不過,令人失望的是:不論是當事人,還是行政長官,甚至是所謂建制派「元老」級人物,對事件不是龜縮,就是要求社會包容,或惡形惡相自以為權威斥責市民或民意代表是將「小事」無限擴大云云,完全忽略市民對公職人員操守的要求,以及罔顧公職人員須向社會問責的基本責任,反而事事與市民站在對立面,以沒有認受性和杖持暴力維持的權力壓在市民頭上。

鄭若驊的「僭建門」和政府高層官員的反應,不能說成為「個別」事件,而是反映近年政府及建制派政客普遍心態:都是官官相衛,不惜護短以營造一個虚假的強勢和團結形象:由「鉛水」事件、「暗角打鑊」七警案、朱經緯「亂棍毆途人」的案、民航處購買和堅持使用安全成疑的空管軟件、以致最近建制派動議阻止立法會處理譴責「殺無赦」言論的何君堯⋯⋯整個政府政圈都是護短,以及姑息犯錯或犯法的官員。

而政府一方面要求社會包容犯事官員,同時卻打壓民間反對聲音,絕無手軟,兼且手法卑劣、無所不用其極:由尋求釋法取消議員資格、收起法例草案以便利建制派修改《議事規則》閹割立法會,上訴要求法庭加重「雙學三子」黃之鋒、羅冠聰及周永康的刑期,甚至擬研究是否要褫奪姚松炎參加立法會補選問題。

「三7」特首的盤算可能只是想掃除阻礙施行管治的障礙,以順實踐她個人的施政理念,但政府的行為,只予人的印象,卻是政府視權威高於市民利益、高於社會追求平等公義和自由的價值。

在這種氛圍下的社會,得難令人見到希望。

(圖片來源:NOW新聞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1月22日 下午1: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壹週刊》交易又起波折 黃浩電匯未完成涉款近1.5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