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港電網大聯網 未見其利先見險

游清源

-游清源網誌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網誌│一首搖滾麥當勞

2013-12-12 22:11
字體: A A A
終於還是忍不住走進戲院看第二遍《一首搖滾上月球》。果然,這一次,因為不是在試片室,因為是在大戲院,因為好像很安全,因為夠黑去冒險,所以哭得二佛升天。

為什麼要對戲掉眼淚?

這是一個我一直都沒有認真思考過的問題。

從前從前,戲就是戲,哭也好,笑也好,都是消費。

現在現在,戲還是戲,哭也好,笑也好,都比現實較為真。

我甚至覺得,戲愈假,情愈真。

更何況,《一首搖滾上月球》是一部紀錄片。「戲」真,情更真,因而更震撼,恍如海底三萬里的地震,然後失驚無神地引發海嘯一樣的滔天淚浪。

第二遍看《一首搖滾上月球》,第一次發現麥當勞出現了四次。

一個叫「巫爸」的教會行政人員半夜駕車,載坐罕病兒子去麥當勞吃熱香餅。兒子耍性子,不吃,巫爸求他給他十分鐘時間。

鏡頭一轉,巫爸獨個兒在教會辦公室吃漢堡包,獨白說「很多時連一個小時的睡眠也沒有」,然後又要用輪椅載着兒子離開教會。教會的電動鐵閘慢慢地向上升起。此時,我看到兩個剪影,然後聽到巫爸說:「噢!下雨了!」

再來,一個叫「潘爸」的社運攝影師喝着麥當勞可樂之類的飲品,喝得嘎嘎作響,邊喝邊決定罕病女兒在什麼情況下停止繼續治療。他的獨白讀得很冷靜。他的臉龐像一塊過分耕耘的瘦田。他需要休息卻還是不惜氣力。他想過放棄卻還是心懷希冀。

還有,一個叫「鄭爸」的捏麵人師傅拎着一袋麥當勞兒童餐上山,行行重行行,然後輕輕地打開二兒子的骨灰龕,放進兒童餐,放進小玩意,最後對着鏡頭說,如果生命可以再來一次,他願意以一千倍的愛去愛他的兒子。

麥當勞從未如此與死神這般貼近,我甚至因而在散場後即時跑去IFC麥當勞吃了一個芝士漢堡包。吃着,吃着,忽然驚醒,麥當勞初到台灣時,名字好像叫「麥當樂」。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3年12月12日 下午10:1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梁振英述職料避重就輕 馮煒光無份恐隨時失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