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Q補選】林鄭指不會因政治聯繫DQ參選人 反責國際團體不識香港現況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炸魚薯條|姚啟榮網誌

2018-1-29 23:52
字體: A A A

依據租車公司櫃台職員的介紹,從機場出來,沿着南岸公路向東北角駛,很快就會到達袋鼠島的大鎮金科斯特(Kingscote),加油站在那裡,還有旁邊的全島最佳的炸魚薯條店,一定不能錯過。這個職員像一個豐有經驗的導遊,打開袋鼠島的觀光冊子,翻到中開兩頁相連的全島地圖,熟練的在上面打着一個又一個圓圈,告訴我們全島的重要旅遊熱點:機場附近的蜂蜜廠和桉樹油製造廠、南部的海豹灣(Seal Bay)、西南部的Flinders Chase國家公園、北部海邊的斯托克斯灣(Stokes Bay)和鴯灣(Emu Bay),還有晚上入住的酒店所在的美國河(American River),位於東邊半島的賓尼沙(Penneshaw)。除此之外,還有他的個人推介位於海豹灣旁邊的包萊斯灣(Bales Bay)。看來這四天的行程,應該不會太壞。不參加旅行團就是想有一個不同的選擇,看得較為隨意,也較為寫意。經過他如此落力推薦,旅程好像更加充實。

袋鼠島是南澳人的週末好去處,駕車乘渡輪,1天12班,航程45分鐘,在賓尼沙登岸就可以開始旅途了。袋鼠島就像澳洲的縮影,可看的東西不少,不過並不是氣勢磅礡、歎為觀止的勝境。而且每一個景點和另一個景點,相距那麼遠。但在一天之內走遍全島,不過夜留宿,絕對可以。譬如說,從東北角金斯科特駕車西行到西南角Flinders Chase國家公園,地圖上說是約100公里,一小時到達不是沒有可能的。南部海岸公路的最高時速是110公里,只有接近小鎮的時候減慢為限速60公里。一輛載滿乘客的巴士,當然不會不停下來讓遊客鬆鬆手腳,解決生理需要,然後再上路,所以1小時30分鐘就夠了。一天走遍袋鼠島,行程緊湊,早上去,晚上返回阿德萊德,途中還可以在巴士上短暫休息,絕對是精打細算,行得通。

所以說到要在袋鼠島過幾個晚上,別人覺得你是有點笨。不過想到要花那麼多交通費到來島上,不多逗留數天,又覺得不值得。正常從悉尼到袋鼠島的飛機票要700澳元。這個價錢,比某些航空公司從悉尼到北京或東京還要貴得多。我們乘坐往返墨爾本和袋鼠島的航班中,只坐滿了三分之一乘客。老實說,澳航提供這條從悉尼飛袋鼠島、半途停墨爾本的新航線,可能是做善事,推廣旅遊。當然悉尼到墨爾本之間,等於乘坐巴士一樣,在繁忙時間,一個空座位也沒有。澳航可能計算過,袋鼠島的航班,是個試金石,看看有多少人願意嘗試。

全島最著名的炸魚薯條店,在公路旁,經過了加德士(Caltex)油站,竟然錯過了,結果直駛到海邊的倉庫停車場,才想起看不到炸魚薯條店。停車場是沙泥空地,碼頭就在岸邊伸出海中。這天陽光普照得有些過分,只覺得陣陣的灼熱。下車後再翻閲地圖,駛回原路,看到油站,見到相連的商鋪,原來就是大家口中的名店。進入店內,抬頭看掛在牆上的餐牌,才知道炸魚的魚有多種,薯條也有不同的大小,不能隨便的叫個炸魚薯條就算了。我們叫了個鱈魚(Whiting)beer batter 炸魚,加一小碗炸薯條裹腹,等待一會兒進入鎮內再吃個小食或下午茶糕點。不到一會兒炸魚薯條已弄好,拿到自己的桌子,輕輕咬一口。魚果然新鮮,沒有油膩的油味。薯條也是鮮炸,粗條狀,是真正的馬鈴薯,不是麥當勞的幼條狀的薯條。這個炸魚薯條餐,一句話:名符其實,果然沒有令人失望。

維基百科說炸魚薯條來自英國,但有些說法指英國人把炸魚和薯條放在一起,成為他們的主要食物。炸魚的方法是17或18世紀時的猶太移民從西班牙和葡萄牙傳入,做法是將魚塊裹上麵糊油炸。傳統上用水和麵粉製作麵糊,加上一點碳酸氫鈉、少許醋,麵糊會起泡,產生蓬鬆口感。Beer batter的做法是用啤酒取代麵糊中的水。啤酒中的二氧化碳可以使麵糊的質地更酥脆,並使炸魚顯得偏棕橘色。葡萄牙人也把炸魚的方式傳到日本,成為今天日本人的天婦羅tempura的油炸煑食方法。

當然炸魚薯條最重要的是問用什麼魚。英國大多用Haddock或Cod。有一陣子據說澳洲用的是鯊魚肉。這間炸魚薯條店,餐單上的魚有Whiting、Garfish、Snapper和Flafhead。如果不吃魚,可以吃炸蝦和新鮮生蠔。美國河附近,就有一處地方專門買或新鮮生蠔,但這間店的生蠔一點也不貴,看來還很新鮮。但是許多悉尼的餐廳出售的炸魚薯條餐的魚,可能來自越南的巴沙魚(Basa)。巴沙魚也常用作魚柳。你吃的醋溜魚柳,也可能是巴沙魚。巴沙魚的養殖區集中於湄公河三角洲。人工飼養的魚類,為了減少因病害死亡,所以加入大量抗生素。吃下這些魚類,對身體的健康有害。難得這小小一間炸魚薯條店,標明用的是什麼魚,是否本土或外地輸入,等顧客有所選擇。這樣誠實的做生意,給顧客信心,也是經營的良心,難怪原來的店名Kingscote Takeaway,就較少人記得了。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1月29日 下午11:5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DQ補選】周庭姚松炎「一DQ一放生」 學者:全方位打壓行動派兼收震懾之效|皇甫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