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Q補選】林鄭月娥:(決定DQ周庭時)我人不在香港

王陸 -關公拆局

-關公拆局

資深傳媒人。在財經公關界與陳南祿同行,與陳永陸同校,三人同期出道,公認「三六齊名」。擅長拆局,每周一局,只此一家。

雙鄭寧願攬炒,不信不用公關|王陸|關公拆局

2018-1-31 08:00
字體: A A A

中大民調最新數字,鄭若驊首次民調得分為38.9,創下律政司司長最低紀錄,亦是現任三司中的最低分。

這個民調結果,不單短期內難以扭轉,隨著更多的法制爭議出現,走勢更難樂觀。鄭若驊成為另一個吳克儉似乎指日可待。

時到今日,比對鄭若驊的回應兩周內的公開回應,已清楚見到她的公關部署。

她答應接任律政司司長後,一直忙於移交及DQ反對派的工作,對於傳媒追查僭建問題掉以輕心,甚至連特首也沒有通知,意想不到就在宣布委任那天出事。

她對僭建的細節含糊其詞,因為是早知問題不止一個,只希望能在被揭發前已修正,加上丈夫是這方面的實務專家(及有極多專家朋友),所以根本毋須自己參與,只需專心律政司的工作,被傳媒問及有關僭建的事情時,則希望以「太忙碌」、「不在意」為辯解理由?輕輕帶過。

她第一時間出來回應僭建事件,應是徇特首的要求,但由於問題越揭越多,她不但招架不來,亦令特首、同僚及建制派不敢再發一言,只能自己繼續孤軍作戰。

林鄭在僭建問題上可以置身事外,但在批准鄭若驊「兼職」完成六項私人工作方面卻無法諉過他人,如果傳媒找出不能為外人道的原因,兩位高官恐怕會再墮入另一個公關危機。

林鄭以保密為理由,不會公開品格審查的細節,外人亦不得而知,但所有曾有外人參與的事項,都有被揭發的危險,所以鄭若驊不敢承認亦不肯公開更多資料,以免引起連鎖反應,把事件不斷鬧大,令更多人無法獨善其身。

面對這個困局,除了捱打別無他法,鄭若驊的民望又怎可迅速止蝕及有望反彈?

更令當事人尷尬的是,建制派會不斷力逼律政司全速起訴佔中人士,「一地兩檢」甚至是國歌法的立法,好能向中央交心;這些都是令司長進退兩難的政治工作,需要不少人從中游說周旋斡旋,但以鄭若驊今天的超低民望與公關劣勢,願意拔刀相助的中間人多極有限,因為事倍功半之餘,個人亦會隨時失分,所以鄭若驊希望「帶罪立功」的如意算盤,其實也不易打響。

事情今天發展至此,個人民望不會再是優先考慮的因素,林鄭與潘鄭都如此,中央評價及指示才是決策與任命的重心,否則鄭若驊絕對不能以這麼低的民調數字留任,成為國際笑柄。

須知律政司司長是香港整個法律界之首,地位極其尊崇,張超雄卻不停在說:「不論你道歉多次,都是知法犯法的司長。」林鄭明知要鄭若驊到立法會「獻世」只會令她更難堪,但自己又不欲把「包庇」指責延攬上身,所以亦陷入兩難困局:其他May姐式的友好傳媒訪問安排亦可能做多錯多,能夠令司長安全著陸的公關安排絕無僅有,難怪特首的新聞統籌專員遲遲未見有人走馬上任,因為根本無人有計可施!

(圖片來源:政府新聞網)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1月31日 上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韓劇搞笑的「腳演技」,反思偶像歌手在劇集製作上的市場考慮|鍾樂偉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