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兆佳:黃之鋒獲諾奬機會低 倘獲提名中方定會向委員會施壓

特約轉載

不時跟讀者分享各路名家文章,集思廣益。

林榮基:桂民海再被捕 只有一個原因|特約轉載

2018-2-5 14:08
字體: A A A

日昨有外媒查問,想知道桂民海遭到二次拘捕,發生甚麼事。在電話對談中,記者問桂先生是否處於「監視居住」,大概上次獲釋,對方沒留意細節。翻查資料,去年10月17日,經瑞典官方證實、大陸官媒報導,確已釋放,但不能離境。

按中國有關憲法72條規定,「被監視居住的犯罪嫌疑人應當遵守以下规規定:

(一)未經執行機關批准不得離開住處,無固定住處的,未經批准不得離開指定的居所;
(二)未經執行機關批准不得會見共同居住人及其聘請的律師以外的其他人;
(三)在傳訊的時候及時到案;
(四)不得以任何形式干擾證人作證;
(五)不得毁滅、偽造證據或者串供。

公安機關執行監視居住時,如果發現被監視居住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違反上述规規定的,應當立即採取措施,情節嚴重的予以逮捕。」

眾所周知,大陸的所謂憲法,司法機關遵守與否,可以恣意妄為。桂民海去年的情形來看,所謂釋放,仍未有真正自由,只可以說比囚禁稍為寬鬆些,能夠離開住所,在寧波範圍內走動,有妻子陪伴而已。據上月報導,他目前患上 「漸凍人症」,在兩名瑞典領事館人員陪同下,到北京瑞典領事館求醫,乘火車途中,被十名便衣人員帶走。從這些有限的訊息,雖無法了解具體情況,但仍可以作些簡單推論。

(一)假使桂民海的確患病,由瑞典領事陪同,求醫本屬正常,為何被阻止?按有關規定,桂先生很可能違反第一條,私自離開當地,在沒有通知當局的情況下,導致被帶走。

(二)假若恰恰相反,桂民海藉口患病,與領事同行北上,意圖就很清楚了。他打算尋求協助,離開大陸,當然就不會通知,遂發生這種情況。

好了,現在排除後一種可能性(二),他藉口患病,試圖離境,無論通知與否,必定遭到阻攔;前一種情況(一),在確實患病的前提下(據報導他的女兒提及,曾多次往返兩地),過去有通知當局,被監控的情況下,獲得批准,所以成行。

從上述簡單推論,可以得出答案:桂民海是否患病,並不重要,即使真的患病,他這次北上,沒有通知當局。因為假使有通報,不被允許,在寧波就不讓起程,斷不會在火車上,眾目睽睽之下,當著瑞典領使館人員面前,搞出外交風波。倘若推論正確,已間接說明,坐完兩年牢獄生涯,桂民海意圖離境,尋求他應有的自由。

桂民海二度被捕,新聞報導三天後,有北京外媒向我透露,當日朋友在火車上,目睹他精神萎靡,看來的確患病。寫到此,記起桂民海去年獲釋,有左媒大加稱頌,大陸已是文明、進步的國家。真的嗎?從桂民海的遭遇,想到文字獄的李明哲,港台兩地民眾,無疑心中有數。

林榮基 2018/2/5

(圖片來源:央視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2月5日 下午2:0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DQ補選】湯家驊:周庭從無否認政治理念與眾志有別 特區政治環境底線為不能挑戰國家主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