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林鄭月娥行政會議前見記者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袋鼠島的日出日落|姚啟榮網誌

2018-2-5 23:52
字體: A A A

來到悉尼,沒有人不想到海邊。著名的邦迪(Bondi)或曼利(Manly)海灘都是人山人海。海中當然不乏弄潮兒,岸上也是擠滿人,大家到來為了看看幼白的沙和滾滾在綠波上的白浪。只要不是陰天,天空和海一片灰,這些海灘都是必到之處。悉尼東岸的小小海灘,也都有如此的美景,是自成一國的天地。我有一個同事學潛水,訓練的地點就在雪莉灣(Shelly Beach),和曼利海灘只是一箭之遙,沒有那麼多遊人。步行遊覽曼利海灘,不到雪莉灣,不算是完整的行程。而且雪莉灣以南的小山崗上,就是著名的North Head,與南方的South Head相對。每年聖誕節翌日從新州悉尼到塔州荷伯特的勞力士帆船大賽,起點就在附近的海中。可以想像,一聲令下,參加賽事的百多艘船立刻展開角逐,駛離悉尼灣,經過North Head和South Head,向南方航行。2017年的冠軍船Comanche號,只用了1天9小時15分24秒就完成了630海浬(1,170公里)的航程,到達終點,並且刷新了紀錄。

所以說澳洲人愛海是環境使然。住在海邊,一望無際,心情自然容易開朗。一位風水大師說過,房子望海的方向不宜無窮無盡,如果海中有一島阻隔一下視野,財氣積聚,就更加會盤滿砵滿。可惜世事無絕對,術數是否適用於海外,風水大師能否解答,頗成疑問,只是說靠近海邊加上向海的房子,價值比其他地點都特別高。管他有沒有小島,近水樓台,景觀及身價自然不同。移民和本地人,口味都相當一致。

不過悉尼的海邊房子太貴,要避世,又要好景觀,也要便宜,不妨考慮袋鼠島。事實上我們就碰上在Flinders Chase國家公園遊客中心工作的一個女士,原本住在我們家的社區附近,數十年前搬到袋鼠島生活,為的是逃避城市的繁華。她倒覺得現在生活得很自在,沒有什麼問題。經她一說,才慢慢想起,這個不足5,000人的小島,的確跟澳洲大陸有點不同。譬如說,公路上沒有交通燈,也看不到有路燈。對,就算是假日,大家從澳洲大陸過來,多了車子,小心忍讓一下就順利上路了。晚間不知道有多少商業活動,就算有,大概只有在金斯科特(Kingscote)和賓尼沙(Penneshaw)。夜晚從來都只是屬於動物世界的。

袋鼠島最美的海邊,有人說是位於南部的維沃灣(Vivonne Bay)。通向維沃灣是一條塵土滾滾的路,的確先要有膽量挑戰這分多鐘的行程。不過努力必有回報,盡頭的海邊,在陽光下,果然是一番景象。遠處的海水那麼湛藍,靠岸的水如斯清澈,打着巖石激起浪花。走到碼頭看,盡處有三兩個人在釣魚。沙灘不大,但沙粒雪白得耀眼。如果不是太猛烈,不適宜長時間曝曬,走在沙灘上也是不錯的。我們來到的這幾天,不幸日間氣溫高至攝氏35度以上,紫外線強度為14。這種天氣,不但把遊客都嚇怕了,動物都躲了起來。離開維沃灣在公路上向西駕駛,數數看,除了我們的車子外,只不過遇上不超過10部車子。

袋鼠島的必到之處,南部有海豹灣(Seal Bay)和西端的Flinders Chase國家公園。在海豹灣可以看到澳洲的海獅。澳洲海獅有較大的耳朵,現存約12,000頭,百分之85生活在南澳,其餘百分之15生活在西澳,海豹灣棲息的海獅約有800頭。由於牠們屬於瀕危絕種的動物,進入保護區要收費:由導遊帶領和自由步道的收費為35澳元,只走步道16澳元。步道可以遠觀沙灘上的海獅。跟隨導遊,就可以較近距離看到牠們,還聽到有些基本的介紹。如果想拍攝海獅的大特寫,大概起碼要焦距300至400毫米的鏡頭。今次輕鬆上路,只帶了輕便相機,沒有這個重型裝備,留待下一回吧。

至於西端的Flinders Chase國家公園,入場費為一天11澳元,連續兩天16澳元。我們選擇兩天,為的是看兩個景點:Admiral Arch和Remarkable Rocks。翻查資料,都不知道為什麼給它們起這樣的名稱。Admiral Arch是一個天然的石拱門,由海浪和風化形成。由燈塔附近的停車場沿木步道走,就會看到這個奇景,還有不少新西蘭種的海豹在石上休息。要保護這個天然景觀,走進拱門中央就不可能了。至於Remarkable Rocks是幾十塊堆在岸邊的大石,形狀奇特,這個島沒有其他如此這般的岩石。遠看和近看都不同。雖然叫它為remarkable有點普通,但有獨特、與別不同的意思,看來也並非沒有道理。

我們選擇先在Remarkable Rocks看日出。驅車前往,黑夜中慢駛,終於看到路中央一些小動物如袋鼠。接近海邊的石群,看見遠海一絲的紅光慢慢變黃再變泛白。太陽從地平線升起不過短短兩三分鐘,剎那間天地都明亮了,然後看到有幾個人趕來拍照。傍晚時在Admiral Arch附近賞日落,最後還是覺得燈塔作背景好,結果跑回山崗上。四野無人,日落於海中,天地黯然有餘暉。畢竟璀燦過後,黑暗是唯一的歸宿。電影《忘形水》(The Shape of Water)中, 片首女主角伊莉莎撕下日曆,翻到背面寫着:「時間不過是條源自過去的河」(Time is but a river flowing from our past)。到底是誰寫的,反而不重要。難得一天之內看到日出和日落,好像一個人生縮時(time lapse)的電影。回頭看過去這條河,才明白了什麼叫不堪回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2月5日 下午11:5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今天的韓流巨星,當年也是聽錄音版卡式帶成長……|鍾樂偉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