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批傳媒穿鑿附會抹黑官員公務員 「非常之有問題」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最新潮流是懷舊|陳頌紅網誌

2018-2-7 14:00
字體: A A A

最新的潮流,應該是懷舊。

否則,沒可能在一星期之內,同時收到父母電郵給我的兒時照片、收到小學同學whatsapp來的小學畢業照片、看到好友在facebook上載當年我由美國回港參加她婚禮的照片、收到讀者可能在廟街某攤檔作為墊檯腳之用的已被壓扁之陳年夾band唱片。

一下子連珠發炮式地強迫我懷舊,也許暗示著,在將來無法掌握的未知恐懼中,已經平靜過渡的往日,不管多艱苦,在很多人的心目中,依然有漂亮光環。

即使以前唇上生鬚──好吧!正確來說,唇上長的應該是鬍子──都比現在開始擔心頭髮會否愈來愈稀薄好;即使念小學時朋友不多──坦白一點說,是沒有什麼朋友──都比現在看到曾經唇齒相依的戰友,會忽然變成「有你冇我」的敵人好;即使參加好友婚禮時穿的那一套裙子套裝,實在「娘」得要重新檢討自己的品味,都比現在參加婚禮,會擔心自己送出的禮金不夠闊綽,並沒有達到新人預期,而在facebook上被聲討好;即使讀者找到的唱片看起來有點破舊──老實點形容,是殘缺不堪──始終叫做經歷過大家都肯花錢買唱片的黃金年代,都比現在做唱片業愈來愈艱難好。

親朋好友忽爾的懷舊,大抵是如川本三郎在《我愛過的那個年代》中說:「因為時代一點都不溫柔,所以才反過來追求溫柔。」於是,他們不約而同地把「長了鬍子的我」、「沒有朋友的我」、「穿衣品味很娘的我」,以及「不知道為什麼會夾band」的我,隨記憶送上。記憶大概比思念更玄,因為當中的自己,有時候陌生得像來自另一星球的人。「但,只有從那裡滲出來的溫柔,能支持今天的我無夢的痛。」潮流興懷舊,可能是對未來最積極的消極解救。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2月7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政府宣布幼稚園及小學因流感提早放年假 楊潤雄:放假不是停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