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兒媳|常月明網誌

王陸 -關公拆局

-關公拆局

資深傳媒人。在財經公關界與陳南祿同行,與陳永陸同校,三人同期出道,公認「三六齊名」。擅長拆局,每周一局,只此一家。

玩弄數字失民意,比較數字證真知|王陸|關公拆局

2018-2-10 08:00
字體: A A A

一如所料,粉嶺高球會與特區政府展開的「保留原址,以小換大」游說運動,已成功把把關的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分化」,贊成與反對方暫似勢均力敵,而非公眾認為支持收回者居多。

單從數字而言,支持粉嶺高球會的一方其實理據極其薄弱,由球會及公關公司準備的資料已可看到,例如球會僱用400多名全職員工及300名球僮,大部份來自新界北部社區,不少人是兩三代服務,收回球會令他們失業;球場內有68個祖墳及74個骨灰龕可追溯至明清時代,強行搬遷會遭後人強烈反對;球場內有超過6萬棟(一說是5萬棟,不知兩者數算方法根據為何) ;此外球會於2017年已籌得善款超過2,000萬元,但單是為新界北區籌得的款項已逾500萬……

這些數字嚴重欠缺說服力,是因為基準太低,與搬遷球會能惠及的人數相比,相差太懸殊,所以不易找到合適的代言人,就算有人肯說,也不會引起效果。

特區政府是否上下同心,力保粉嶺高球會留在原地,似乎也非意見一致,否則便不會鬧出劉江華在立法會照讀講稿,遭人質疑「12萬場活動」數字從何而來的尷尬場面,劉局長雖強調是球會「事實陳述」,但明顯與球會的廣告用字不同,可見球會公關並非與劉局長同一口徑,到底是劉局長搞錯,抑或是雙方皆錯(公眾均不接受),球會如今當然是有口難言。

特區政府另一套令人難以接受的數字,是規劃署委任顧問分析,粉嶺高球會172公頃土地只可興建約1.3萬個住屋單位;若局部發展其中32公頃土地,則提供單位更會低至5,000個。

政府公關的如意算盤,是只要公眾接受了這兩個數字,其實可以隨時另找一幅土地去取代粉嶺高球會,為市民提供同等數目的單位,因為不論是5,000或1.3萬,絕對不是甚麼大數目,根本不值得把粉嶺高球會的尊貴地位、悠久歷史及無價貢獻給完全犧牲,況且如今陳茂波司長再次提出的填海大法,土地及建屋數目的進帳,肯定是粉嶺一地的十倍百倍。

這場關乎全港遊樂場地契前途的公關戰,最後鹿死誰手還是未知之數,因為暗地裡支持粉嶺高球會的其他既得利益者,人數既多且極有勢力(由遊樂場會員到附近的業主),所以為民請命的議員及小組委員未必人人同心,就連建制派的草根階層代表也多會選擇中間落墨,不會堅持要把整個球場收回。

土地供應小組委員據悉有7人申報利益避席,可見這小組高爾夫球友之多,也可知政府委任這些委員的原因及目的,所以小組討論的結果可以預見,除非公關及輿論一面倒支持收回全部場地用作興建房屋;而要說服公眾有此傾向及踴躍表態,唯一的方法是提供大量數字,逐一舉例說明,倘若真正地盡其用,收回這些遊樂場土地,香港現時的樓價高企及公屋輪候議題即有望解決。

這場涉及不少數字的政治角力,實力強弱分明,即使劉江華言焉不詳,高球會仍不愁沒有支持,雙方的成敗關鍵,在於能否善用更多新數字,發揮公關的最高技巧而已。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2月10日 上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中聯辦稱制服團體主動要轉步操 《明報》指青少年軍倡轉制冇人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