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旅澳台灣人因主權問題被炒魷 中國全方位滲透袋鼠國遠超公眾認知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擤鼻涕,看階層|陳頌紅網誌

2018-2-20 14:00
字體: A A A

這個年代,還有多少人的衣袋裡面,會有一條手帕?不知道,但剛好身邊就有一個。

某天鼻敏感發作,碰巧又沒有帶紙巾外出,幸好友人在旁,便問她拿。她慢條斯理地從手袋中取出一個密實袋,裡面有一條小兔手帕,然後說:「為了響應環保,最近開始,我只用手帕,不再用紙巾。」她把手帕遞給我,「今天沒用過,你拿去。」我的身體微微後退一步,心想,現在已是晚上七時許,你一整天下來,完全沒用過?才不相信。問她:「你今天中午吃飯後,以及上廁所洗手後,用什麼擦嘴巴、抹手?」她說:「用餐廳的餐巾擦嘴巴,用廁所裡的吹風機乾手。」雖然仍有點猶豫,但接過手帕,告訴她,「我要抹鼻水。」她很瀟灑地叫我別客氣。之後我說買一條新的還她,她搖搖頭說外傭姐姐會用熱水洗得很乾淨,叫我別浪費,說完便著我把手帕扔回密實袋中。

慢著。有潔癖的我一看,心感不妙。這個塑膠袋,她會換的吧?但是,為了環保,未必。那就是說,擦完嘴巴也好,抹完手也好、擤完鼻涕也好,每天乾淨與骯髒的手帕,都是放在同一個袋中。嗯!不敢想下去。

很樂意為環保出一分力。以手帕抹手、擦嘴巴,可以接受,但是,如果以手帕擤鼻涕後,黏黏答答,又把它放進口袋裡,總覺得不太衛生。即使可以去廁所用水把它清洗,但是,把鼻涕沖進洗手盆,那跟在洗手盆上直接以手指擤鼻涕又有什麼分別?

德國科學節目主持郎伽‧優哥希瓦安慰我,用手指擤鼻涕,其實也不算什麼。在手帕仍未普遍時,人人都是用拇指和食指去擤鼻涕。不過,用哪一隻手,倒是有講究。低下階層的人,左右手都會用,視乎個人習慣,但上流社會的人,則只會用左手去擤鼻涕。想不到連擤鼻涕都有階級之分。

(圖片來源:蘋果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2月20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杜特爾特擦習總鞋夾著脷 稱菲國可成為中華民國省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