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媒:美日澳印擬設地區基建計劃 作為一帶一路「另一選擇」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那年煙花|姚啟榮網誌

2018-2-19 23:52
字體: A A A

新年伊始,想起以前的俗例行大運,就穿衣出門,到處走走看看。今年年初一剛好是星期五,並非新州的公眾假期,所以依舊上班的人潮湧湧。我工作的地方的人事部,近年恢復容許職員取用他們民族的有薪假期,名之為cultural leave。既然如此,今年就特別申請,享受這額外的一天年假。職員中,慶祝農曆新年的為數不少。如果每個單位都有一至兩名職員請假,會否引致工作稍為延誤?未可料,但毫對不成問題。一般而言,星期五是周末前一天。工作放緩,輕鬆一下,是普遍澳洲人的正確工作態度,沒有人認為有什麼不妥。我們通常每兩個星期四發薪,星期五自然還有一點剩餘現金。走到小酒館喝一杯還是可以負擔得起的。

悉尼的新移民中,許多民族,包括中國人、韓國人、越南人、東南亞的華人甚至有些印度人都慶祝農曆新年。只有日本人是例外。日本人某些東西西化得非常徹底,自從1873年起,即推行明治維新後5年,就把西曆的1月1日一連三天當作新年至今。沒有農曆新年,日本人一樣過得非常快樂。日本人也一樣由12月下旬慶祝新年,也有大掃除、辦年貨、吃團年飯和守歲的習俗。大家熟悉的除夕子夜敲鐘,在全國各處的大小寺廟都會響起108下的鐘聲,驅走霉運。我倒想聽聽這彼起此落的聲音,敲響夜空,增添節日的氣氛,帶來新年的願望。悉尼多的是教堂,至於慶祝節日,放的是煙花。官方的活動中煙花是必然節目。最大型的當然要數除夕在悉尼海港放的煙花。9時的一場為家庭而放,子夜的一場為慶祝新年到來而放。老實說,一家大小遠道來到悉尼港,看了首場,當然不會就這樣回家。直到看完子夜的一場,才拖着疲累的身軀回去。

有一回除夕夜在北岸朋友的家中吃過晚飯,隨大伙兒走沿馬路走向海邊,為的是看煙花。路上走向同一方向的人原來那麼多,直走到崖邊,還未看到海,前面有大批的人已經擋着去路,一旁的人張開布,把食的東西放在上面,看來他們已經在這個地方等待很久了。正在找尋一個適當的地方看煙花的時候,忽然聽到啪啪的聲音,黑色的天空上綻放一幅又一幅的煙花。來不及拿出相機,就隨便執起手機拍攝,效果還算滿意。因為站的位置看不到悉尼海港大橋,當然沒有辦法欣賞最後的煙花高潮:閃爍的煙花像瀑布一樣流下海中。看罷走回原路坐朋友的順風車,路上擁擠不堪,到達家中已是零晨3時多。為了看煙花,前後共花去12小時,果然是體能挑戰。有些人為了選擇好地點,甚至提早一天到來,紮營過夜,看盡日出日落。

煙花,這名字遠比煙火好,起碼有把它形容為花一般的燦爛。以前在港工作,協助籌辦社區活動才知道,放煙花是沒有綵排的。煙花一放,璀璨過後,生命就結束了。所以要知道煙花的效果,只能看介紹,例如說今年的煙花有什麼特別的圖案作為主題,在天空會形成一些新鮮的符號和色彩。電視上煙花直播,好像來來去去都是幾度板斧,新鮮感不足,可能缺少了現場氣氛的關係,但現場參觀又沒有電視播出的背景音樂。悉尼除夕煙花滙演的8噸重炸藥,花費了7百萬澳元,施放時間為12分鐘,但政府估計可以吸引到約一百五十萬的觀眾,其中有許多海外的遊客,以每名參觀者平均計算,不過是數澳元,悉尼市政府認為絕對是值得。

悉尼市的煙花是新年節目的重頭戲,一點都不馬虎。其他的小鎮,每項大型活動的尾聲,都來個煙花施放,習以為常。有些種族聚居的地方,更不時在自己的後院來個小型放煙花。歌舞昇平,煙花是個好象徵。有一回出席一個全中國學生運動會,觀眾席上國家級領導人致辭完畢,大家鼓掌還未結束,啪啪聲的煙花隨即射向空中,大家舉頭望去,為色彩嘆為觀止。低頭一看領導人席上,所有人都消失了,果然是個成功轉移視線,達到高度保安的目的。我常以為數百萬澳元在頃刻中化為灰燼,是否有點浪費?經此一役,思想不再單純,明白煙花果然有多種妙用。

市中心的達令港(Darling Harbour)以前逢周末有煙花表演,為遊客提供特別的節目,不知何故現在已經結束了,是否因為近來遊客少了的緣故。每個週末放煙花,對本地人來說有點吃不消。想起陳果的電影《去年煙花特別多》,「九七三部曲」之一,以香港九七年主權移交作背景。1997年香港有6次的大型煙花匯演,果然比一般多。電影的故事不記得了,但片名卻令人有不同的解讀。老實說,我只在父親在生時跟他看過一次現場煙花匯演,那是我大學畢業後工作的第一年。父親帶着我穿越鐵絲網走到灣仔海旁的空地向着維多利亞港。我們就在那裡豎立三腳架等候那一刻的到來。我用快門繩打開相機快門,作長時間曝光。作為第一次的煙花拍攝,效果自然不及格。物換星移,父親已離世多年。當時的煙花,果然是人間最美麗的回憶。

(圖片來源:香港品牌)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2月19日 下午11:5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張浚生心臟發病離世 《文匯》六四開天窗親選「痛心疾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