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龍承諾監管外企購法農地 強調主權需依賴土地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孩子眼裡的世界|陳頌紅網誌

2018-2-23 14:00
字體: A A A

孩子看的跟大人看的不一樣,他們感受的,也跟大人感受的不一樣。

同一個房間,在大人眼中是小得不能再小的牢獄,但孩子卻覺得是大得不能再大的世界。電影《抖室》(”Room”)中,五歲男孩Jack,從出生開始,一直都跟媽媽被關在一個只有一扇小天窗的工具室裡。除了媽媽和那個禁錮他們的男人,他沒見過太多真實的東西,人、小狗、樹葉、天空,他都以為只是存在於電視機內的假象。儘管如此,每一天他都能自得其樂,床、桌子、衣櫃、洗手都是他的朋友。在獲救後的某一天,外婆問他,從前住的房間是不是很小很小?他搖頭,並回答:「很大,大得無邊無際。」

所以,無論是他媽媽也好,他的其他親人也好,都無法了解他竟然會想念那段失去自由的過去。或者不應該用「失去」,因為他從不知道自由為何物。自出娘胎,房間就是整個世界,被關在房裡好像是理所當然的事,甚至每當那個男人要來找他媽媽,他被媽媽關在衣櫃裡面,他都不覺得有什麼不好。

也許正如王芳芳編著的《用孩子的眼光看世界》中說:「用孩子的思維方式來思考,這個世界既沒有煩惱,也不會有磨難和痛苦。」

書裡面還提到一個故事:某天,一個路人看到一個孩子蹲在路邊,跟一朵花在說話。他站在孩子身旁問:「你在跟花聊天?」可是孩子沒反應。路人惟有蹲下去再問:「你在對花說些什麼?」孩子回答:「我跟它說,它今天開得真漂亮。」路人「啊」一聲。孩子繼續說:「如果你想跟花說話,一定要蹲下來,在它面前對著它說,否則它不會聽到。」當我們都長大成人,我們往往忘記要蹲下來,忘記以另一種高度去看世界、聽世界,忘記我們曾經都把小房間看成是宇宙那麼大。

(圖片來源:電影《抖室》預告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2月23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李飛稱自決和港獨本質一樣僅用詞有異 張德江去年已指等同企圖分裂國家